等待中的pea

混乱邪恶党,只要角色喜欢基本啥cp都吃╰(*´︶`*)╯

【蔺靖】初恋根本不懂爱情 01

朕有喜了:

娱乐圈 现代 AU


 重度OCC  


 狗血欢脱向


 微苏靖,请避雷!!!


-----------------------------------------------------------------------------


 


“这是什么鬼企划书。”萧景琰手里拿着厚厚的一叠文件只翻了两页他就看不下去,他以为今天经纪人打电话让他来公司是商量新专辑的事情,没想到等着他的是这样一份狗屁不同的计划书。


 


“景琰啊,你也别生气,你先看看剧本,这可是我们认真挑选的本子..”蒙挚对着一脸气愤的萧景琰只能好言相劝,进军影坛的事,不是没有跟他提过,这个小祖宗从来都是那几句话,没兴趣,不愿意。


 


可现在的歌坛早就没有了以前的辉煌,就算是萧景琰这样有人气的歌手,也经不住市场购买力的考验,这新发的专辑虽说销量看上去不错,但是这公司的财务报表是真的没脸看啊。


 


“蒙大哥,你又不是不清楚的我本事,我就会唱歌,这演戏我真不行,你们还要我说多少次啊,让我去演戏这不是送出去让人看笑话吗?”


 


“景琰...”蒙挚刚想再劝,就听到门外走廊传来一阵喧哗,听到扣扣的高跟鞋声,蒙挚又是一个头两个大,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来了。


 


“哟,景琰你也在这啊,真是巧了,省的我给你打电话了。”夏冬推门进来,直接往萧景琰身边一坐,拿起被他仍在茶几上的文件不紧不慢的翻了起来。


 


萧景琰看着夏冬进门的动作,也是无语,心里想说你这十天半月不出现在公司的人还真是来得及时,不会是在我身上装了GPS定位了吧,可萧景琰也清楚夏冬再怎么说也是他老板他可不敢得罪,只得乖乖的开口叫人 “冬姐,你来得正好,我有几斤几两你还不清楚,让我去演戏不是给你丢人吗嘛?”


 


夏冬听他这话,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和萧景琰认识又不是这一两年了,他装巧卖乖绝对没有什么好事,把手里的一摞文件塞到对方怀里,冷冷的说道“景琰,这戏演不演可由不得你,合同你可是才签好了,不会这就想反悔吧。”


 


“我..”萧景琰一时无语,他当初就不该听了蒙挚的忽悠,这么快的续约,说了这么多,看来这演戏的事是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只是嘴上还不肯松口“冬姐,我们可是说好的,就算我要演戏,这一般的剧本我可是不接的,咱就算要进军影坛也得选个实力过硬的团队啊。”


 


虽说他萧景琰在歌坛混得小有名气,可现在这娱乐圈小鲜肉的竞争那么激烈,他还不信能有什么好资源能落到他一个半路出家人的手上。


 


“景琰,这你可放心,我夏冬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人,这剧本可是小殊亲自挑的,导演那可是刚得奖的红人,要不是小殊那边说另外一个角色非得选你,这么便宜的事也落不到你身上。”


 


“你是说是林殊让人找我演的?”萧景琰的声音忍不住提高了八度。


 


“那可不是,景琰,你发小还真靠得住,一来就介绍这么好一个角色,剧本我可是看了,绝对的靠谱。”蒙挚见萧景琰有些松动,赶紧补充道。


 


“是吗?那我可真的好好的谢谢他了。”萧景琰有些咬牙切齿。


 


 


“你知道就好,剧本我明天让人给你带过来,今天就先回去吧。”


 


“好..”


 


 


萧景琰出了公司直接就朝林殊新买的别墅杀去,他就奇怪能让夏冬那挑剔鬼满意的剧本怎么会说有就有,原来是林殊那个混球干的好事。萧景琰现在只冲到林殊面前给他一个左勾拳右勾拳,其他人不清楚,他林殊能不知道,虽说他天生的好嗓子,可是对于演戏这件事真的是完全没有天赋。


 


从他何林殊还在幼儿园同班的时候,就因为两个人可爱程度不相上下,历届幼儿园的老师们在学末表演都会把主意打到他们俩身上,只是到了最后,林殊总是成了向日葵班的首席男主角,而他这个一开始被看好的种子选手,沦落到最后不是演树要不就是演花,最可气的一次是让他演了三只小猪里面的红砖墙,被大灰狼和小肥猪一阵乱踹,当然这也不是老师偏心,谁让他空有了一副好皮囊,偏偏演戏就结巴,走起路来都会同手同脚,所以说让他乖乖站着唱歌可以,这演戏,他真的是想都没想过。


 


现在一想到还要和林殊同台演戏,萧景琰恨不得直接退出娱乐圈也比别人笑死的好。


 


“景琰,你开车慢点,超速了喂。”言豫津坐在副驾驶上忙不迭的给自己系上安全带,他刚才就不应该一顺手把车钥匙扔给他了,这哪里是开车,这简直是要命啊。


 


“你给我闭嘴。”


 


“景琰,其实林殊吧也是好心,我都瞧见好几次冬姐他们为了给你找剧本急成什么样了。”


 


“浴巾,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我知道你不喜欢演戏,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再说要演,有小殊带着你,我们也放心些。”


 


“他带着你们还放心些,你们不怕他给我带沟里面啊。”


 


“小殊什么时候能把你带沟里面去啊,这次可是电视剧,就凭小殊现在的地位,哪还至于接什么电视剧,还是为了你。”言豫津瞧着萧景琰越发难看的脸色乖乖的闭了嘴。


 


萧景琰冷哼一声,淡淡的说道“是啊,他大影帝肯提携我,我不可得感激嘛,我这不就是上门去谢谢他吗?”


 


“小琰,你们俩分手都那么久的事了,你还记很什么啊,年轻时候根本不懂爱情,景琰...唉你看路啊。”


 


言豫津此刻只想找块豆腐撞晕过去,好死不死的提什么林殊和萧景琰的事,开车的人听了他的话一个分心,没看到路中间哪个没有公德心的把一个大桶扔在那了,眼看着要撞上去了,还好萧景琰反应快,方向盘一转朝路边的垃圾桶堆撞了过去,等车终于停下两人都长长的松了口气。


 


“景琰,你没事吧。”豫津反应过来,首先关心开车的人安危。


 


“我没事...”萧景琰也有些惊魂未定的朝好友看去,还好他和豫津都没有受伤。


 


“刚才我们是不是撞到什么东西了。”浴巾恍惚察觉刚才车灯一闪而时他好像看见一个人影了,他们不会撞到人了吧。


 


这可怎么办啊,萧景琰的前途,形象不能这么毁了啊,操心的小助理只差扇自己几嘴巴了,让他嘴欠,


 


萧景琰听他这么说,也记得看到一个人影,刚才情急他只想着往路边开,还真没办法判断是不是撞到了什么。


 


将打开车门,萧景琰迈腿下车。


 


“景琰你等等我。”豫津也不放心的跟了下来。


 


 


幽静的街道,只有他们这辆车的车灯亮着,位于郊区的关系,才晚上八点路上就没什么人了,向来堆在这里垃圾应该是等着晚上垃圾车来运走的,言豫津看着洒落满地的塑胶袋松了一口气,刚才应该是他眼花了。


 


转身瞧见萧景琰正站在另一边不知在看着什么,想着萧景琰应该也是被吓到了正准备走过去安慰一下,哪知道刚走到他身边就瞧见,离他们车子不到一米的地方,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倒在地上,没有任何反应。


 


“景琰,我们真的撞到人了。这可怎么办啊,打110,还是120,他会不会死了啊,夏冬姐要是知道会杀死我的,你的新戏怎么办,你的新专辑怎么办,蒙大哥也不会放过我,天啊!!!”


 


“浴巾...”萧景琰打断自家助理已经快要崩溃的助理。


 


“这个流浪汉什么时候出现啊,怎么这么倒霉就撞上他了啊...”


 


“浴巾...”


 


“景琰,我对不起你...”豫津急得只差眼泪长流了。


 


“浴巾,你冷静。”萧景琰实在受不了了一般,捂住小助理的嘴,将他拉着朝流浪汉走去。


 


“景琰,你要做什么,犯法的事情我们不能做的,你不是要毁尸灭迹吧,前途没了不要紧,我们不能丢了做人的良心。”言豫津被他拖着,奋力反抗。


 


“你说什么呢,我是让你看看这人没有死。”


 


“没死..”言豫津听萧景琰这么说,才敢仔细去观察躺在地上的人,脸上胡子拉渣的看不清相貌,不过,这衣服上倒是没有血迹和被撞得痕迹“没死,那他怎么躺着啊。”


 


“我想大概是喝多了睡着了吧。”


 


“睡着?”言豫津只觉得天上几只乌鸦飞过,看清流浪汉身边散落的酒瓶和这漫天的酒气,还有等他安静下来,躺在地上的人发出的清晰入耳的均匀鼾声...


 


言豫津只觉得今天出门应该是忘了看黄历,我说这位兄台你可真会找地方睡,差一点你就成了轮下亡魂了.....


 


 


 


TBC


 


 


 


 


 


 



评论

热度(56)

  1. 等待中的pea阿桃桃 转载了此文字
  2. ryeong阿桃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