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pea

混乱邪恶党,只要角色喜欢基本啥cp都吃╰(*´︶`*)╯

【谭赵】你听风在吹 Chap.1

柳逐卿:

你听风在吹


——[About谭宗明×赵启平]


——[From柳逐卿]


 


 


Chap.1 车


赵启平之所以会认识谭宗明,是因为他好死不死地把人的车给撞了。保险杠掉了不说,车灯也碎得末末的,惨不忍睹,活像一起惨烈的交通事故。


最重要的是,赵启平撞的那辆车还是谭宗明的新宠,一辆红色的法拉利。


那时候他正和曲筱绡第一次分手,心里很郁闷,表情也不好看,小破车“啪叽”一下撞上那辆颜色浮夸的法拉利的时候,赵启平的内心漫过一丝罪恶的快感。


怎么看这起事故都是这浮夸的法拉利的主人倒霉啊!


当时谭宗明还在车里讲着电话,来医院纯粹是照顾自己被酒水折磨到几乎崩溃的胃,只不过在医院门口打个电话的功夫,还能摊上这事,保险杠掉地和车灯粉碎的声音听得他心里也是割肉似的疼。这不新车还没宠爱上多久,就这么被人一撞直接要拉回去修理,他发誓这辈子还没有这么背过。


其实赵启平是知道谭宗明的,只是不认识他。海市里距离他们遥远更遥远,大鳄更大鳄的人,哪怕没照过面一些八卦消息满天飞的时候肯定听过。当时安迪描述谭宗明的时候,说他是一个“肥胖的中年人”,赵启平也就顺其自然地脑补了一个大腹便便,一张嘴就是酒臭,脸上肥肉更是可以堆叠三层的胖子来。


哪里知道一身剪裁合身,做工考究西装的谭宗明从那辆浮夸的法拉利上下来的时候,那张俊脸在赵启平面前一晃而过,他奶奶的,这哪里是传闻中肥胖的中年人?!


如果谭宗明这样的要叫肥胖的中年人,赵启平觉得自己大概是瘦弱的小菜鸡。


虽然赵启平的内心戏很多,但是当当事人走到他面前敲敲他的车玻璃的时候,他拉下车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十分愧疚和难过。


怎么形容呢,就好像他自己把自己的车给撞了似的,比法拉利的主人还要更难过的表情。


谭宗明有钱,很有钱,非常有钱,想象不到的有钱。所以修理车的这些费用他没有记挂在心里,再看看赵启平的车,也没打算叫他赔偿来着,只是好奇心从来都在怂恿,所以想看看肇事者是何方神圣。


赵启平有一张十分迷人的脸,但并不是妖冶到近乎介于男女界限的脸。如果非要形容的话,那就是曲筱绡的话。赵启平就像是唐僧,活着的时候可以调戏,死了可以吃肉,怎么都爽的。


谭宗明上下打量了一眼赵启平,微笑道:“这位先生,你撞了我的车。”


“哦是的。”赵启平应答的很快,表情淡淡眸中逝掠过一丝难过与后悔,“所以我正在思考我要努力工作多少辈子才能够赔得起这位先生你的修理费。”


有点意思,谭宗明不动声色地想着。


赵启平依旧四平八稳地坐在车里,手上用力握着手中的方向盘,目光炯炯地盯着那一地是车灯碎片,又道:“但我觉得我可能上下两辈子都赔不起了。”


谭宗明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尽管他对于有钱人与穷人的落差并不放在心上,但若是照着赵启平这辆车来看,他说的也是大实话。谭宗明挑了挑眉,问他:“那这位先生,你预备如何?”


赵启平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松开,他的手指修长白皙却也有力,骨节分明,丝毫不像是一位骨科医生的手。他悒郁地坐在车里沉默了挺久,然后伸手打开了车里的音乐播放器。


说实话,当阿炳的《二泉映月》流淌出来的时候,赵启平的心中也是惊愕的,他并不知道自己从来播放时下流行歌曲的音乐播放器里还会有这样一首……古典名曲!但是不得不说,放在此情此景之下,这首歌还的确十分应景。


谭宗明也被小小地惊吓了一下,他甚至怀疑赵启平下一秒会从汽车里摸出一副眼镜戴上,就开始拉二胡。


突兀又奇妙的沉默之后,赵启平还是选择关掉了《二泉映月》,偏移开目光不再和谭宗明对视,只说了一句:“失误。”


一定是曲筱绡搞的鬼!赵启平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女孩小妖精一样的脸庞,又是生气又是无奈。谭宗明到没有介意太多,或许他在某些程度而言,并不是一个总喜欢严肃待人,喜欢板着面皮的人,大概他只能说得上是严以律己,宽以待人的人。


无所谓地耸了一下肩,谭宗明又道:“遇到也算个缘分,一起喝一杯?”


正是午间该用些午饭的时候,赵启平早上也没来得及吃饭,这会子听谭宗明提起来倒还真觉得肚子有些饿了。只不过……他的目光往那辆破损的法拉利上看去,又瑟瑟地缩回来。自己撞了人家的车,连赔偿费都出不起,受害者居然还要请自己吃饭?闻所未闻,见所未见,里面肯定有诈,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


赵启平心里头絮絮叨叨地想了很多,表情却还是一如既往地平和淡定。谭宗明倒也不性急,给了他十足的时间思考,过程中还能拿出他最新款的手机划来划去。


他明明就是一个遥远到不能再遥远的大鳄,有钱到不能再有钱的土豪!赵启平用余光斜斜地睨着一脸若无其事分外轻松的谭宗明,不免腹诽被撞了车的他未免心也太宽了点?一般人一点小碰撞小刮擦都要暴跳如雷甩干唾沫还不肯罢休的,是不是有的人越有钱就越不把钱放在眼里就越要挥霍的?


赵启平不知道,毕竟他不是个有钱人,他还是个兢兢业业赚钱过日子的海市小市民。


你问我后来的事情,如果我说赵启平毅然决然地拒绝了谭宗明,那这个故事是不是就到此为止了?不会到此为止,但是会由着不同的方向发展,也会多出很多奇妙的附加剧情,总而言之不能够是一帆风顺的故事剧情,因为那都是童话里讲出来哄骗智商未存的小孩子的。


所以赵启平有没有拒绝他呢?


很不幸,就是拒绝了。


不按牌理出牌啊!赵启平悻悻地驱车离开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想着自己的胆子可真够大的,还敢大言不惭地夸下海口说一定原价全数赔偿谭宗明修理费,老天爷,就算把他自己给卖了都不见得能赔得起一个零的。


赵启平一边开着自己坚韧顽强只有一点掉漆的小破车在海市车水马龙的马路上,一面思绪飘飞想着自己大概还要去一趟银行,把那老婆本里的本钱全都取出来拿过来凑一凑,看能不能先搪塞掉一部分的。


谭宗明已经不止一次说了不用他偿还,在赵启平一副再正直不过的脸孔拒绝他的时候也极大的发挥了自己绅士风度,只是微微一笑未有厥词,他尊重每一个人意见,包括无情拒绝自己的人。


但是那年轻人就好像和自己杠上了似的,非要信誓旦旦拍着胸膛说自己累死累活也肯定要还钱的,说他虽然是一个劳动人民,却并不是一个喜欢拖欠人人民币的人,而且还是这么大额的人民币。


没办法,倔得和头驴一样的人谭宗明见过,但倔得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驴谭宗明还是第一次见着,挺新奇的,也觉得有趣儿,只耸了肩膀,略有无谓地答了他一句:“好吧。”


不重不轻,不痛不痒,好像撞烂的只是他的一辆老旧自行车。


尽管没有成功约到赵启平和自己“推心置腹”地谈谈,但还是得到了对方的电话号码。谭宗明把赵启平的电话存入了他上上下下数十页的联系人里,一句简单的告辞,就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走出了赵启平的视线。


故事里初逢的场面到这里告一段落,之后的事情那是之后的事情。


在知乎的回复框里将他与谭宗明相遇的内容简短的概述了一下,赵启平敲下最后一个句号后将半个身子歪在了椅子上,伸了一个懒腰。顿了顿,他再次拨动鼠标滚轮推移上去,又看了看知乎的这道题目。


题主询问,有了女朋友之后却又出现了一个更值得与自己共度余生的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是怎样的体验呢,赵启平觉得自己可以讲故事了,那就讲一讲自己和谭宗明的故事吧。他纵横知乎也算多年,只不过很多时候都是看别人的故事,为别人的经历感到宽慰或是难过,却很少有能够叫他感同身受的故事。或许赵启平是一个感性的人,只是感性的时候并不很多,大多数时候他都用骨血之中的理性来桎梏自己。


终于得到可以让他倾诉自己那段往事那些经历的时候,题目却又不得不叫人觉得惋叹,又是那么遗憾。


赵启平苦笑了一下,还是决定认真回答这个问题。


于是他匿了名,先是打下了“谢邀”两个字,接着就开始回想起他们之间的故事了。这道题邀自己的还是李熏然,起先还想着他怎么不自己来答题,又略一思索他那段冗长又刻骨的故事,赵启平了然于心,便不多言,于是写下了自己的故事。


他从撞了红色法拉利和拒绝了大鳄的吃饭邀约开始写,文章透露着欢乐与逗比的气息,像是新浪微博上那些知名段子手在说段子似的,可是写到后来,他却又不得不强调一句,自己是有女朋友的。也正和题主出的这道题一样,哪怕后面的辞藻用的多么撼动人心,也无法忽视那个冰冻的前缀。


女朋友,和共度余生。赵启平没想过这两个词有朝一日也能分开来叙述。


曲筱绡就是他的女朋友,这一点他必须告诉自己,在他行云流水地敲击键盘写着他和谭宗明的故事的时候,另一半心房的另一个声音,像是带刺的箴言,一句一句迭声在警戒他。曲筱绡这个名字像是荆棘缠绕在赵启平的心端,尖刺一点点扎进去,发疼,流血,而又挣脱不开,任其起滋生蔓延。


午后的阳光正好,微风柔软,空气中还有花香。天空是湛蓝的玻璃,云丝懒懒不愿挪动,他的指尖跳跃在黑色的键盘上,阳光就跳跃在他透明的指甲上,晕染成一个个小小的光点,那么亮,那么暖。


赵启平想了想,又继续微微伏下了脊背,让那温暖的阳光铺满他穿着淡色家居服的后背,铺满这只剩下他一个人的,空空的书房。他将每一个键都按得很轻,回忆也就涤荡开来,在阳光的气味里铺陈开那些还尚未老去,还依然年轻的故事。


就好像他和谭宗明的故事,总有一天也能够这样光明正大地铺开在阳光底下,让所有人都能看得见,让所有人都能够祝福。


赵启平慢慢地打下一行字,泛滥的往事呼啸而来,填满他的回忆。


他写,后来我们第二次见面,是在医院里。


TBC






======


新年第一发试水。


第一次写谭赵,欢乐颂太长看不下去,简单看了一下人设就来写了。


文中出现的李熏然默认为明年今日里的李熏然,和凌远在明年今日里那些故事之后会简单出现在台词和剧情里。


不要问我为什么赵启平会认识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我说剧情需要你们会不会说我水?


我提前回答一下你们会问我的问题。


有虐,有刀,会发糖,HE。

评论

热度(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