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pea

混乱邪恶党,只要角色喜欢基本啥cp都吃╰(*´︶`*)╯

[睿津AU] 花开纪年 I

SUMIxSUMI:

给我阿蝶  @扑棱蛾子 


 


我们俩一起开的脑洞,本来要写成连文,但是我开了头之后开进了沟里QvQ我就,自己来吧OTZ


现代AU,偏校园兼养成,设定基本是剧中人物和RPS的综合体,7岁年龄差,都是小糖果><


 


+++


这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流水账。


+++


 


 


1


他13岁,他6岁。


邂逅从天而降,啊不,是排球从天而降。


萧景睿愣了一下赶紧冲过去,那小不点自己拍拍屁股然后捂着脑袋站起来,抹着眼泪哭的委屈兮兮,还没等他开口道歉就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他。


萧景睿看着小不点身上的校服,是本校附小的,估计是上体育课器材不够来初中部借,“小朋友你还好么?”一边说一边蹲下身把视线降到和他平行的位置,伸手给他抹了抹脸上的泪水。


“不好!道歉!说对不起!要说一百遍!!!”眼睛瞪得圆圆的,只是因为还抽搭着显得没什么气势,萧景睿听到要道歉一百遍觉得哭笑不得,这是砸到了哪儿来的小恶魔。


“小朋友对不起,我救球的时候没注意砸到你了,”萧景睿一副温温和和的样子,摸了摸对方的小脑袋,“你要借器材么?我陪你借好了送你回去和老师说一下吧。" 


小不点哼哼了两声又吸了吸鼻子,“不用,我自己去就可以了,”看起来还嘟着嘴余怒未消,看都不看萧景睿径直要往器材室走,走了几步又突然折了回来,扯了扯萧景睿的衣角,仰着脑袋问,“你叫什么?”


“我叫萧景睿,初一11班的。”


“哦,道歉一百次,每天一遍,我会去找你的!”


“啊……?”萧景睿愣了,真要道歉一百次啊…… 


“还有,我不叫小朋友,我叫言豫津,一年2班的!”


 


之后的半个月,每天午休过后都有一个有着圆圆大眼睛和圆圆小脸儿的小不点出现在附中部的初一11班的门前,等着萧景睿一脸郑重的和他说一句对不起才心满意足的蹦跶走。 


半个月之后,每天早上,在附小部一年2班的门前都会戳着一个清清瘦瘦的男生,等着小不点言豫津来上学,一边给他说对不起一边往他手里塞小糖果小点心之类的小东西,早就消气的言小朋友每天都会笑得一脸灿烂的和他摆摆手,“景睿哥哥明天见!”




 


 


2


他14岁,他7岁。 


言豫津的爸爸妈妈工作都很忙,爸爸由于外交工作常年绕着地球飞来飞去,他一年也见不着几次。 


这年的儿童节赶上妈妈也请不到假,班里的亲子活动让他很是苦恼,好朋友穆青由于父母工作忙打算叫姐姐去,他连姐姐都没有更是难过,于是,小家伙磨磨蹭蹭的挪去了附中部的初一11班。 


“你是说,让我后天下午第三节课结束后去你班里找你?”萧景睿看到面前那个红着脸支支吾吾不知道在不好意思什么的小不点只觉得有趣得很,揉了揉那小脑袋又反问了一遍。


“嗯……能请假么……?”言豫津抬脸看了看蹲在他面前的景睿哥哥,又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可以啊,是做游戏么?”


“嗯,都是些钓鱼、夹弹珠之类的小游戏……好像还有两人三脚赛跑之类的……” 


“没问题!给你拿个第一名~!”萧景睿笑眯眯的看着原本还在害羞的小不点猛地抬脸,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笑得像朵向日葵,觉得这个用一百次道歉换回来的弟弟好像一点也不亏。


 


那年的儿童节,有着景睿哥哥的豫津小朋友得到了第一名的奖励——一只大大的龙猫玩偶。 


萧景睿左手夹着龙猫右手牵着言豫津送他回家,才发现 


——咦,你家和我家中间竟然只隔了三栋楼。


 


 


 


3


他15岁,他8岁。


言豫津小朋友拥有了萧景睿自行车后座的专属使用权,每天早上他都搂着萧景睿的腰趴在人家背上打着瞌睡就到了学校,晚上如果家里没人,他就跑去附中部的空教室写作业等着萧景睿来接他,然后一起吃晚饭。 


这种生活是什么时候就顺其自然的开始的呢?




萧景睿很小的时候就父母离异,他便改了母姓,母亲再婚之后,他一直跟着母亲和继父住,生活得也还不错,后来,他有了一个比他小三岁同母异父的弟弟。 


初中开始,因为母亲这边的老房子离得学校近,他就自己搬了过来,周末和假日再回家,本来他母亲放心不下要给他请个保姆照顾起居也被他拒绝了。


过了一年左右几乎是独居的生活,在最近也悄悄的发生了改变,他的身边老是跟着一个圆溜溜的小尾巴,小尾巴和他一起上学,一起吃午饭,经常一起放学回家和吃晚饭。 


除此之外,有空就带着出去玩,辅导功课陪写作业,各种模仿家长签名,萧景睿觉得自己快变成言豫津小朋友的家长了,就差没去给他开家长会了。


自己的家里也慢慢的出现了各种小衣服、儿童牙刷和玩具,有时候晚上晚了,小团子就会窝在他身边安静的睡着。


  


这一天,小家伙手上拿着几张红票票表情严肃的把它们放到了萧景睿手上,萧景睿愣了片刻,哭笑不得,“这是,抚养费、伙食费、住宿费还是家教的费用啊?” 


三年级小朋友被问得一时没答上话,小声嘀咕着,“欠你这么多啊……长大了再还行不行……” 


萧景睿被他逗得前仰后合的,伸手捏着满是胶原蛋白的小圆脸,“那我给你记着,长大了记得还我啊。” 


“哦……那我慢慢还,这六百块你先收着嘛……” 


萧景睿把手上的红票票叠整齐放进了言豫津放在自己家里装小玩意儿的盒子里,“我先给你存着,你要用的时候找我要。”


“可是这是给你的……”


“友情价,免费,来亲我一下吧。”


脖子一搂,吧嗒一声,甜的。




 


 


4


他16岁,他9岁。 


周末,萧景睿没有回家,带着小尾巴去了附近热闹的美食节。


吃饱喝足还加外带,言豫津一手拉着萧景睿一手举着巨大的棉花糖吃成了小花猫,踏着月光开开心心的回家。


萧景睿家的楼下站了一个人,灯光昏暗,小夜盲言豫津看不清,看个头是个中学生。


“谢弼!你怎么来了?”言豫津看到萧景睿一脸惊讶的叫着站着的那人的名字,拉着他快步走过去。


“你没回家,妈妈有事来不了,叫我来给你送点东西。”凑近了之后,言豫津仰头看了看那人的脸,觉得和萧景睿又几分相像。


“等很久了么?怎么事先也不打个电话?”萧景睿一边问着一边掏钥匙。


那人注意到了旁边那个一直仰着脑袋盯着自己看的小不点,弯腰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你就是景睿回家经常说的豫津吧?我是谢弼,是景睿的弟弟。”


“弟弟?!”小家伙惊讶得抖落了半个棉花糖,心里哇呜哇呜的,景睿哥哥竟然有弟弟,那是亲的!自己不是!呜呜呜。 


低头委屈的咬了一口手上剩下的棉花糖,然后抓住了萧景睿的衣角,跟着上了楼。


 


谢弼送了东西,交代了几句,喝了杯水就打算走,萧景睿又给他塞了点刚刚美食节上买回来的吃的,要送他下楼,小尾巴嗖的一下跑过去拉着他的手表示要一起下去送。 


把谢弼送到了车站,等谢弼上了车他们才回家,平时叽叽喳喳的小家伙突然不怎么说话,就是攥着他的手比平时紧了些。


回到家,萧景睿摸摸他的小脑袋,从抽屉里拿出一小串钥匙放到言豫津手里,“喏,这是我家钥匙,这个是楼下大门的,这个是外面铁门的,这个是里面防盗门的,别丢了。” 


小圆手捧着钥匙,嘟了嘟嘴,“谢弼有么?”


“没有。除了我之外,只有我妈和你有。”萧景睿看他像得到宝贝一样小心翼翼的把钥匙放进口袋里。


萧景睿坐到沙发上,拍拍旁边的位置,小家伙蹦上沙发靠在他旁边。 


“谢弼和我是同一个妈妈,不是同一个爸爸,只能算,半个亲弟弟。”


“哦,可是、可是我连半个都不是。”


“但是我一个星期最多只能见到谢弼一次。”


“我每天都能见到景睿哥哥!” 


看他又冲自己笑成小太阳,呀,真是好哄,呀,真是可爱。


 


 


TBC

评论

热度(88)

  1. 等待中的peaHastaSiempr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