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pea

混乱邪恶党,只要角色喜欢基本啥cp都吃╰(*´︶`*)╯

【知乎体/楼诚】共同保守一个秘密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现代AU,ABO)

长安夜夜:

*一个活在对话的对话里的大哥


*硬生生将一个可以写出1、2、3的故事放在一起写知乎体


*这是一个伪装多年自己是Beta其实是Omega的阿诚在说还是不说的路上越纠结越出事的故事开始我想写装Beta的缩写,后来发现变成了装B……)




和别人共同保守一个秘密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


答主:明台  大写的帅气


我老早以前就想回答这个问题了!!!!!!!!!


奈何当初还处于苦守秘密的阶段,搞得我整天都想去隔壁“你遇到的最渣的人”那里声讨我大哥。不过现在好啦,秘密被发现了,故事也Happy Ending,我也有时间来吐吐槽了~


 


首先说明,故事真人真事,而且主人公就是我的两个哥哥。反正他们俩现在也在一起了,我也没必要匿名了,正好让我大哥看看他当年是怎么对我阿诚哥的,口亨!


再就是故事有点长,希望大家可以耐心看完。而且我在正式回答之前也多方询问了当时的知情人,保证为大家完整复述整个事件~



 咳咳,说的都差不多了,我要给大家讲故事了!


前面已经说了,故事的主人公是我大哥和阿诚哥,我们家还有一个顶端灵魂人物,我大姐。我和阿诚哥都是被大哥大姐收养的,但不同的是,我大姐主要负责养我,我大哥主要负责人养阿诚哥。


所以从小到大,大哥实力维护阿诚哥,他们俩关系好的我都有点嫉妒,总是好像有很多小秘密可以共同分享,当着我的面咬耳朵,每次我凑过去问的时候又装的神神秘秘地不告诉我,气死了!


大哥小时候对我可凶可严了,再加上还是个Alpha,我更是对他又敬又怕的。所以小时候还很佩服阿诚哥,为什么他一点都不怕大哥,而且大哥对他也那么好,两个人铜墙铁壁,好像外界什么的东西都无法打破他们之间的那种关系和默契。


写到这里有点唏嘘,他们的关系真的不是被“外界”所破坏的,恰恰相反,反而是他们“内部”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当年连我都看出了些不对劲的地方。


我记得当初大哥和阿诚哥刚刚回国,我就敏感地发现了他们似乎哪里不一样了。终于在我私下里观察了无数天之后,让我找出了问题所在。


我当时没想到问题能有多严重,毕竟他们俩那么多年过来了,感情深厚可不是说着玩玩的。于是我就有一次,趁阿诚哥不注意,偷偷问大哥说:你和阿诚哥怎么了,怎么我觉得,阿诚哥和你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好了?


我以为抓到了大哥的把柄,没想到他只是不咸不淡地瞥了我一眼,问我,我们哪不好了?


我张口便要回答,但想了想,也说不出哪不好。


阿诚哥对大哥简直是太好了。在家里端茶倒水叫起床做夜宵,公司里的一切事务也是事无巨细地一一料理好,伺候地简直太贴心不要。大哥似乎好像也没有对阿诚哥哪里不好。但是吧……


我又细细琢磨了会儿,跟大哥说,你们俩……好像没有以前那么亲了。


大哥说,又不是小孩子了,还非要每天闹一通撒撒娇才算好么。然后他还瞪了我一眼,说,我们这样兄友弟恭的不好么?


好好好,你说的都是对的!你说的都好!他一直都这样,比谁都有理,反正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说过他。


这件事后来就不了了之了,阿诚哥和大哥一向都穿一条裤子,一致对外,大哥那里我没有要到答案,也就没再问阿诚哥。以为又是他们瞒着我的什么小秘密。


唉,想想当初我还为“不带我玩瞒着我不告诉我”而生气,还想着体验一番“共同保守一个秘密”,简直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是的,我要讲到主题的“秘密”了,但不是“一个秘密”,而是“一连串的秘密以及由他牵扯出来的一系列事故”……


 


最开始,我只是知道了阿诚哥在外面背着我们买了一套公寓,甚至连我大哥都不知道这套公寓的存在!


在我知道我居然知道了连我大哥都不知道的阿诚哥的公寓的时候,我是方的。你们能理解那种感受么,很是惊讶,又带着点受宠若惊,还有些许的心慌。           


 


那啥,我们只是被暴雨堵在了路上,阿诚哥只是开车转了个弯,我们只是走了条以前不太熟悉的路,进了个从来没有来过的公寓,怎么就突然有了种“一不小心”撞破他们俩个的秘密的感觉呢?


我当时还故意打趣阿诚哥说,“阿诚哥,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大哥的事,怎么还背着大哥偷偷买了套房子?”没想到,阿诚哥居然低头笑笑,没有说话的,默认了!他居然默认了!


“…………”


我当时就是一个大写的“懵逼”,再一联系他们俩之前的不对劲,我整个人也跟着不对劲了。


我懵逼地太过明显,阿诚哥拍拍我的头,跟我说,“没有你的事,你就好好上你的学就好。”然后,他就特别叮嘱我,千万不要告诉家里人他在外面买了套房子。


他叮嘱的认真,我又是第一次参与这种“保密活动”,内心里还是很雀跃的,有种被人信任的自豪感。于是我拍胸脯保证,“我一定不会说出去,而且,不管你和大哥发生了什么,我都无条件站在你那边!”


阿诚哥只是宠溺地冲我笑笑,没再说啥。我那时还觉得那是阿诚哥不信任我的表现,现在想想,阿诚哥当时得多难受啊。不过我当时的话确实是认真的,虽然从小到大,阿诚哥和大哥的关系比较好,但其实阿诚哥一直很疼我,小时候替我背黑锅打架写作业,后来还经常带着我出去玩,没事还总给我打钱,所以遇到那些我自己解决不了了的,第一反应都是“阿诚哥!”,反正告诉了阿诚哥,要是他也解决不了,他一定会告诉大哥,虽然轮到需要大哥出马的事情我到最后都很惨,但是有阿诚哥护着,结局还是好过一点的。


我说这些是想表达,我和阿诚哥的感情还是很好的。加上有了这间房子的共同秘密,更让我觉得我们是站在对抗大哥的统一战线上的,亲密度噌噌升了好几个Level。


 


但,唉,看到这个“但”我就难过,我决定把这个答案稍微改一改,去回答隔壁那个“你遇到过的最曲折的爱情故事”,这个故事太曲折了啊!!!!


我以为这已是结局,哪想到他仅仅是一个开端啊!


后来,我又有幸去过那间公寓几次,也是在那里认识了阿诚哥的一个朋友,是一个医院的院长,叫他院长哥好了。我们一起吃了几顿饭,也是通过院长哥的口,让我知道得知了那一连串的秘密……


当时我们正吃着饭,院长哥突然问阿诚哥说:“你那抑制剂还够么?”


然后阿诚哥一脸平静地接过去说道:“够撑过这次发情期了。”


……


院长哥看我一脸惊慌,连筷子都吓掉了的样子,问我:“你阿诚哥是Omega,你不知道啊。”


“……”卧槽我怎么知道啊,阿诚哥不是一直都是Beta么?!


院长哥看起来有点不乐意,问阿诚哥说:“你怎么还没说呢,回国那会你就说再拖拖,你还想拖到什么时候!”


“快了,”阿诚哥说,“我下个月要出差,出差回来我就说。”


“…………”回国?这么说在国外的时候阿诚哥就分化了?!


院长哥看着我诡异地笑了笑,笑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特别害怕他张口告诉我说阿诚哥连孩子都有了。没想到院长哥还没开口,阿诚哥突然说,“我喜欢大哥。”


……………………


就在我突然而来的一连串的事实砸的七荤八素一时反应不过来的时候,院长哥又不大乐意了:“你怎么连这么也告诉他啊,这孩子嘴又不牢,你告诉他干嘛?”


“……”对不起,是我的嘴的错QAQ


“自己憋着太难受了,就想跟别人说说。”说完,阿诚哥转过头来,眼睛亮亮地看着我,问,“我能相信你么,明台?”


我能相信你么?


能么?


当然能啊!!!!!!!!!!


我可是个Alpha啊,你居然是个Omega啊,你说话间还不由自主地带了点可怜兮兮地意味,我身为Alpha的保护欲都要爆棚了啊!!!即使没有这些,你可是我阿诚哥啊,我能不帮你么!!!!!!!!


 


我当现在想起当初的事情心情都是大起大落久久不能平静,跟我生活了二十五六年(虽然中间跟我大哥那个禽兽出国了四五年),我们一直都以为是Beta的阿诚哥,居然:


私下里买了套房子;


是个Omega;


喜欢大哥……


说真的,那天晚上要是有人跟我说我大哥其实并不是胖的而是怀了我都信。
后来,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跟阿诚哥睡得一张床(不知为何打出这几个字时突然感到羞羞哒///.///),我们关了灯,听阿诚哥把他和大哥的那些事一点一点给我讲。


其实我之前也疑惑阿诚哥为什么告诉我,因为我确实怕大哥怕得要死,平时也藏不住事。阿诚哥说,他告诉我他喜欢大哥只是一时冲动,但后来想想,连这都告诉我了,也就没什么不能说了。


阿诚哥说,大哥知道阿诚哥喜欢他这件事,早在他们在法国的时候阿诚哥就跟大哥表白了。但是大哥拒绝他了。他性别分化是在表白被拒之后,他实在无法开口,告诉大哥他是个Omega。幸好当时阿诚哥又去了英国,大哥也不知道他性别分化这件事。后来阿诚哥想着从英国回去就告诉大哥,结果发现大哥交了一个法国的女朋友,这件事又被往后拖了拖,想要赶着回国跟大姐一起说了。好不容易回国了,大哥又和前女友纠缠起来……于是这件事就一直拖啊拖啊拖啊的,拖到阿诚哥装Beta装的炉火纯青,应付发情期就像喝水一样简单……


说到这个我想起来,我有一次去阿诚哥的小公寓,正巧他正在给自己打抑制剂(他不敢把抑制剂拿回家,平时都放在这里,不够了就让院长哥帮忙再弄点),挽着袖子动作熟练地被自己来一针,然后把针筒一扔,再收拾好衣服。脸上平静的我看着都心疼。


那天晚上也是,他说的平平静静的,让我这个听的难受的不行不行的。


其实我也觉得他性别分化这件事和大哥有女朋友无关,可心里有那么些不能明说的小心思的人可能都很敏感和心虚,生怕大哥觉得他在用Omega的身份胁迫他。


我觉得他这是想多了,这就是这些“多想的”更让人心疼地不行不行的。而且,哪家要是有个Omega不是使劲疼着宠着,虽然阿诚哥一贯坚韧勇敢百里挑一的能干,不是普通的Omega能比的,但是他一个人憋着委屈了这么多年,我当时差点就扑上去抱着阿诚哥大哭一通。


但还是差点,我本来都扑上去了,又被阿诚哥给踹下去了。


 


总之,经过那天晚上,我和阿诚哥的关系得到了质的飞跃,我本来看大哥就不顺眼,现在因着阿诚哥更不顺眼了。即使阿诚哥老是劝我“这件事和大哥没关系,他也没做错什么,他只是不喜欢我而已,所有的选择都是我自己做的,你别跟他闹,更何况你也打不过他”,我才勉勉强强不在明面上跟他过不去。我才不是怕我大哥呢!


在我知道阿诚哥喜欢我大哥之后,我再看他们俩之间的一些互动总是怪怪的。有时候我也想,大哥明知道阿诚哥喜欢他,他怎么还能心安理得地接受阿诚哥对他做的一切呢?如果他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心安理得,那他又在想什么呢?而且平心而论,他真的对阿诚哥很好,生病陪着,下个馆子都先就着阿诚哥的口,平日里说的最多的就是“阿诚”、“阿诚”、“阿诚”、“阿诚呢?”。但兄友弟恭也不是这样的呀?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分析还是犀利的。


 


接着往下说。


那天之后,阿诚哥决定在出差之后就找一天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平静地说一下自己是Omega这件事。就说成是出差这几天才分化的,也比较说得过去。


所以说啊,万事不要拖,这一拖就拖出事来了。


阿诚哥出差回来之前的那几天我比阿诚哥还要紧张,我就一直呆在学校不回家,怕再被人精似的大哥和大姐看出些什么端倪。结果就在阿诚哥回来的那天晚上,我突然接到了阿诚哥的一个电话,我刚一接通,就听见阿诚哥基本是吼着跟我说,让我千万不要把他是Omega的事说出去!谁都不行!


我心里“咯噔”一下子,心想完了,准时出事了,二话不说夺门而出就打车直奔阿诚哥公寓。


那个时候都已经快凌晨一点了,我这一路上也心急火燎的,把各种各样的情况都想了一遍,发现其中可能性最大的,就是阿诚哥被人标记了。我顿时心凉了一截。


当我赶到阿诚哥的公寓的时候,我无比的庆幸我之前要了这的备用钥匙。我一把把门打开,就看到阿诚哥穿着浴袍坐在沙发上,头发还是湿的。


一看阿诚哥这样,我一下子就蒙了,怎么走过去的都不知道。我就坐在他身边,他脖子上和领口露出的肌肤上的痕迹刺目的厉害。我直接就被激怒了,连带着天性里对Omega的保护欲也被激出来了。我红着眼睛,咬着牙想要说话,一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都是哑的。我跟他说,你告诉我,我去做了他。阿诚哥也不答话,就是摇头。后来我都要哭出来了,阿诚哥才突然跟我说,“是大哥。”


我听了这话呆了两秒,然后猛地站了起来。我才反应过来,当时阿诚哥根本没有收起信息素,但是我也没有什么反应,因为他的信息素里已经有了别的Alpha的味道。那个味道我非常熟悉,虽然闻到的次数不多,但我还是能清晰地辨认出,那是大哥的味道。


那一瞬间,我整个脑子都空了。


直到我听到阿诚哥断断续续地给我那晚上发生的事。大致就是,大哥那晚有酒宴,等到阿诚哥赶过去的时候,被人通知说大哥身体不适已经回到楼上的房间休息去了。他赶紧赶上去,没想到刚打开门,就是迎面而来的信息素。阿诚哥说,大哥应该是被人下药了,因为他整个人神志不清的,信息素像疯了一样完全没有收敛。之后的事,还用我说么,失控的Alpha引诱Omega发情,干柴烈火的别说燎原了,都要炸上天了。


我半天才结结巴巴地问道,那,你被大哥标记了?阿诚哥没回答我,就是盯着我很认真地跟我说,你千万不要把我是Omega的事情说出去。


我靠那怎么行啊!标记了就要负责啊!谁知阿诚哥非常固执地跟我说,只要他不知道我是Omega,不知道我被他标记了,那他就不用负责了。


我当时也是被阿诚哥的逻辑整蒙了。其实这件事,如果要是大哥有那么一分是清明的,知道那天晚上自己到底是跟谁在一起,知道自己有没有标记了人家,我们那天晚上说再多都没用。


就在我耐着心给阿诚哥讲道理的时候,阿诚哥突然跟我说,“我可能要计划着慢慢离开明家了。”我那晚受到的惊吓一点都不亚于一个月前的那个晚上,我还没来得及出声,阿诚哥就又笑着跟我说,“大哥总要结婚,娶个Omega或是Beta。我之前也说过,到了那个时候,我就走的远远得,现在也不过就是把时间提前了一点而已。”


我发誓,我当时都看到阿诚哥眼睛里的泪水了。我一下就心疼地不行不行的,小声劝他说,“那个Omega可以是你啊阿诚哥,你才是被大哥标记的那个人。”


“不能是我,”阿诚哥摇摇头,“他应该和一个他爱的人在一起。而且如果我们是因为这种原因在一起,我也不会接受的。当初告白的时候,我一心想要和他在一起。后来他拒绝我,我就决心,他需要我的时候,我做个好助手,等他不需要我了,我就走的远远的,做个好弟弟。这已经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了,我虽然爱他,但我也有自己的尊严,我可以接受他不爱我,但不能接受他因为这样的原因接受我。否则的话,这不仅是对大哥的侮辱,也是对我的爱的侮辱。”


你们自行感受一下吧……我当时都恨不得把大哥绑起来扔到阿诚哥床上让他随便来了……


那也不行啊。我想想还是不对,这也不是说瞒就能瞒的事情。阿诚哥被大哥标记了,只要阿诚哥稍微没注意泄露了信息素,或者大哥释放信息素,那不就露馅了。阿诚哥闻言叹了口气,说,能瞒一天是一天吧。


那天晚上我就陪着他在沙发上坐着,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反正等我醒过来的时候,阿诚哥都已经收整好了,平静地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用高领的衣服遮住自己身上的各种痕迹。


我当时就想啊,大哥你还是快点知道吧,你知道了,阿诚哥就不至于自己这么这折腾自己了。可惜,在我好不容易套出点信息之后才知道,大哥当时确实神志不清,他只知道有个人,却不知道人是谁,至于后续什么的,他有没有标记人家,更不记不住了。


不过他也不是没查,只不过没好意思让阿诚哥查,自己私下里偷偷查的。事情到这里就有些尴尬了,因为大哥似乎知道那天晚上的人是阿诚哥了,但应该还不知道他是Omega,貌似他们俩还密谈了一次,不过谈的什么谁都不告诉我,我只知道那些天他们俩之间更怪了。不过阿诚哥却是坦荡的很,大哥反而处处透着不对劲。


然后,也就是那一阵子,我对大哥心里憋着一股气,每天看见他恨不得咬死他泄愤,处处跟他作对。大哥心情也不爽,终于让他逮着机会教训我一顿,我也不甘示弱,狠狠跟他吵了一架。然后,然后阿诚哥就把我们俩一起骂了。


当时因为我对着阿诚哥就心软,大哥可能是因为心虚,难得得谁都没回嘴,安安静静地任阿诚哥数落。


事实证明,阿诚哥这些年的Beta不是白装的,这件事后来的三个月里,家里还真的是风平浪静的。三个月后阿诚哥就又出差了,这次比较久,好像是国外的某个分公司出了问题,一呆就是半年,平时基本都没回来过。


出差出差,每次都坏事坏在出差上。虽然我承认,这次怪我。


马上,我们就要讲到事情的高潮,也就是“秘密的败露”了。我只能说,事实证明,我还真的是猪队友……不过要不是我指不定这件事得猴年马月才能结束呢!


事情是这样的,我女朋友跟我打电话的时候,说看到看到阿诚哥了,还抱着一个孩子。我一听就炸了,从上次那件事到现在正好十个月,阿诚哥又是赶着三个月左右走的,不会是那天晚上中标了,阿诚哥以出差为借口,自己把孩子生了吧!


炸了炸了!我当时也忘了大姐还在身边,直接就吼出来了,“什么?!阿诚哥的孩子!”


大姐也吓了一跳,不过她和我理解的不一样,她以为阿诚哥搞了哪家的小姑娘,连孩子都有了。当下就开始着急的数落。哪有我急啊,我想走大姐还不让,只能一边干着急一边尽力跟她解释。


大姐说:“这孩子怎么能这样呀,一点都不负责,人家连孩子都给他生了,我们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我脱口就说把“生也是阿诚哥给别人生孩子!”给说出来了,大姐吓了一跳,拉着我问到底怎么回事,我也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想孩子都有了,也不能瞒了,就低吼着跟大姐说,“阿诚哥是个Omega!”


大姐傻了,我也傻了,因为大哥突然把门拥开了,脸色阴沉的可怕,我从小大都没见过他这么生气的样子。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出,阿哥只是阴翳地看了我一眼,转身摔门就出去了。


这下完了。


我半天才缓过来,也跟着冲了出去。虽然大哥不知道阿诚哥目前在哪,但只要他想查,分分钟他就查得到。我生怕再出了什么事,也赶紧跟出去,但大哥早就没影了,打阿诚哥手机也打不通,急都急死了。


后来阿诚哥公寓里修罗场般的场景,我通通都没有看到,是通过多方打听才拼凑这么一段完整的故事,我就以第三人称的方式给大家描述一下好了。


当时是这样的,阿诚哥才抱着阳阳回到公寓,就突然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阿诚哥门一开,顿时也傻了。大哥一把推开阿诚哥,打量了屋子一圈,冷笑着跟阿诚哥说:“你瞒着我的事还挺多啊,房子也买了,听说你还是个Omega,现在连孩子都有了,怎么,下一步就是离开明家跟别人出去过日子去了是吧?”


阿诚哥吓得脸的都白了,只会干巴巴地叫他:“大,大哥……”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大哥啊!”他暴怒地一吼,那边还茫然的孩子“哇”一声就哭了。别说一个孩子了,大哥发起怒来连我都怕。阿诚哥眼圈也红了,一把抱起孩子赶紧哄,“大哥,有什么话我们回去说,你别吓着孩子。”


据大哥自己说,当时他看见阿诚哥护着那孩子的样子,把那孩子扔出去的心都有了。要是大哥真的要把孩子扔出去,这一开门就见着院长哥,还不得是一场腥风血雨啊。不过当时的情况也没好多少,因为突然又有人敲门了,阿诚哥赶紧去开门,嗯,不是别人,是院长哥。


关键是,阿诚哥怀里的孩子,一看见院长哥,就大哭着喊了一声“爸爸”。


……


还嫌不够乱是怎么着。


光听我都感到了当时那种肃杀的气氛,以及阿诚哥想死的心。不过还是因为我,机智的我,拯救了这个宛如修罗场般的场景。


当时我没有办法,思来想去只能给院长哥打电话了。而我那个电话,恰巧就在那一声惊天动地的“爸爸”之后响了起来。据说,当时院长哥看了眼手机,很淡定地开了免提,然后我哀嚎地声音就响彻了整间屋子。


“啊啊啊啊啊!!!LY哥不好了阿诚哥不仅连孩子都有了而且事情还被我大哥知道了他已经杀过去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


院长哥平静得说:“那孩子是我的。”


哎呦卧槽!“什么?!你和阿诚哥的?!”


“我和李XR的!”院长哥咬牙切齿地说,“我今天有手术,他今天出警,正赶上阿诚回来,我就让他帮我看一下孩子!而且据他被标记也就十个月,我儿子已经五岁了好么!”


我:“…………”


然后电话就“啪”地被挂了。


之后,因为儿子被欺负了所以很不爽的院长大人火力全开,对着大哥一顿冷嘲热讽“久仰了啊你就是那个逼的阿诚瞒了五六年愣是没敢说自己是Omega的大哥啊,听说你前一阵子还把阿诚给标记了啊。什么?你不知道这事啊,那挺可惜的,我都知道。”


“你够了!”阿诚哥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好不容易才把院长大人赶走,他却在最后还放了个大招——“抑制剂我又拿了些给你放这了,不用谢了,反正也都这么多年了。”


“……”阿诚哥牙都快咬碎了,“你快滚吧!”


哦,院长哥还特别跟我强调了一下他家的小天使走之前还抱着阿诚哥的脸亲了两口。好了我知道了你别秀了好么都是因为你儿子才起的误会!


等我匆匆赶到公寓的时候,院长哥已经走了。我在楼下一圈一圈转悠不敢上去。误会说白了还是我惹出来的,而且要不是我,阿诚哥也不会暴露。之前大哥生气成那个样子,会不会对阿诚哥动手啊。我越想越心惊,一咬牙直接就冲了上去,踹开门就大喊:“大哥你冷静一下千万不要对阿诚哥……”


……


我看着沙发上已经纠缠在一起、衣衫凌乱的两个人,呆愣着把到嘴边的最后两个字说出来:“……动手。”


我话音刚落,大哥就起身扯了一个靠背朝我砸了过来,“滚出去!”


嘤嘤嘤嘤,宝宝委屈死了,谁知道你是这么“动手”的啊,禽兽!


反正,总之,在那之后,两个人就在一起了,现在连孩子都有了。


唉,也是心累。所以啊,没事还是别知道什么秘密了,什么都不知道就挺好,就那几个月我瘦了好几斤呢!


 


---------------------------------------------------------------------


啊啊啊啊,发现自己可能没写清楚,评论里好多说怎么感觉大哥对阿诚哥好的有点突然,怀疑他是不是因为阿诚哥的性别和标记才跟他在一起,在此我统一回复一下。


我大哥确实是爱我阿诚哥的。他带着阿诚哥走出黑暗的童年,十多年的陪伴教养,一点点看着他长成如今芝兰玉树的样子,这些都是刻在骨子里的感情。


有关于爱,其实我上文也说过,想知道大哥一边知道阿诚哥喜欢他,一边看着他照顾他是什么感受。我后来问了大哥了,要不说他是个变态呢,他跟我说,是“迷恋”,他说,“我深深地为阿诚围着我转的样子着迷。”


变态!


他一向认为自己是理智自持的,他说他当年收养阿诚哥不是为了睡了他,而且最初确实没有那种想法。但是当你知道一个人喜欢你,你就会不由自主地关注他,日子越来越久,越来越被他所吸引,然后在不知道哪一天,这些感情全部变质,变成了爱情。


不过直到大哥知道阿诚哥是Omega,还误会他连孩子都有了的时候他自己才意识到这件事。他那时才知道原来他对阿诚哥的占有欲有多么严重,他才看清原来自己有多爱他。


所以,你们不用担心了,他们真的是因为相爱才在一起的。


谢谢你们的祝福啦,你也祝你们找到自己爱的人!



评论

热度(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