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pea

混乱邪恶党,只要角色喜欢基本啥cp都吃╰(*´︶`*)╯

【楼诚】【预告?】南京爱情故事

羲禾蹲:

一切都来源于那句“想知道他是不是爱你,就让他陪你看一次病”


章节名连起来是“春。夏。秋。冬。诚。”来自 @我竟然这么帅 太太!


这是一个预告版啦,也是目前的脑洞集成体~如果有人愿意看的话会填更多,不受欢迎可能就弃啦╮(╯▽╰)╭~


他们不是我的,OOC和所有BUG是我的。


唔大家有什么好梗,愿意的话请分享给我一起萌好嘛Q_Q


被各位大大的文炸出来的我  奉上


——————————————————————————————



 


明楼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列车进站时满城细雨飘飘,出租堵在路上,他把车钱一把塞给司机,打开车门就跑。


 


1.


明诚醒过来的时候,听到明镜的声音。


“你说说你当时是怎么和我保证的?阿诚就给你照顾成这个样子啦?你不要和我说什么事先没有征兆。医生到底是怎么说的?检查做全了没有?”明镜压低了声音数落明楼,明台坐在病床边就着台灯削一只梨。


“我错了。”明楼低着头。那是一个认错的姿态。额发垂下来,明诚看不到他的表情。


“大姐!阿诚哥醒啦!”明台从削成一块块的梨子皮中抬起头。


明诚看着明镜转过身靠过来,她的手又软又暖,拢住他的手,热度迟钝地传来,就像是这病房里的春天。


“大姐。”明诚动了动唇,试着发出声音,“不怪大哥。”


 


2.


明台凑过来躺在床边,于是他们就像小时候那些睡不着的晚上一样,分享一只枕头了。


“阿诚哥。”明台轻轻说,“你别担心。你的那些花花草草都是大姐养着呢。我和大哥都没碰。”明镜在明楼和明诚租的房子旁边再租下一间,是就此住下的意思。


明诚摸到床边,轻轻搭上明台的手。


明台接着说:“虽然大哥不肯说,但是我偷偷听见了。医生说你就会好起来的。”他说着说着侧过身来隔着被子虚虚抱住明诚,脸埋进被子里,沉默之后的声音隔着布料传过来,翁嗡沉沉,“阿诚哥,大哥说等你好了,就带你去澳大利亚看考拉和袋鼠。”


明诚笑了,尽管有气无力,但是愉悦而温柔。


好。他想。


 



 


明诚的低烧缠绵到了夏季,昏昏沉沉的神智让他每天见到明楼的时间越来越少。明台准备回学校,明镜时常来看他;而明楼除了少部分教课的时间都陪着他,日日夜夜,昏沉清醒。


 


3.


中午的时候王天风和郭骑云来看明诚。准确地说,是又来看明诚。


第一次是在明诚刚刚被送进医院,明楼还没赶到的时候。王天风不知道从哪里得了消息,他站在拐角里看着明诚被送进病房,支使了郭骑云去稍稍照应。


他们来的时候明诚正睡着,明楼伏在床头柜上备课。明楼看了他们一眼,算是打了招呼。


“还是这个样子?”王天风问。郭骑云凑上去打量明诚的脸色,回头看了看王天风。


“还是这个样子。”明楼把笔放下。


“不算是个坏消息。”王天风点了点头,没有表情。


明楼横他一眼,第一次没有做声。


 


4.


进了医院,就好像什么都和王天风脱不开干系。病房不久前新来了一个护士,据说是王天风王主任排开一众关系户保进来的,叫于曼丽。


明诚的状况开始好起来,明楼打电话告诉明镜。全家都稍稍松了口气。


明台就要开学,买好了几天后的车票,收拾好了行李,就天天在病房缠着,赶也赶不走。明楼支使他出去买东西。明台出了病房,转出病房大楼。后门花圃小径里蹲着一个抽泣的姑娘。


明台靠过去,姑娘抬起头,一张白净的脸,一双红通通的眼睛。


“是你啊。”明台在她身边蹲下,翻口袋掏出纸巾。


于曼丽看着他,没回答,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然后她站起身,走了。


甩下明台在原地。


 



 


明台在学期中间跑回来几次,被明楼骂得够呛。梧桐叶子萧萧落下的时候,明诚终于可以暂时出院了。明楼打包了所有东西,然后带着明诚回家。明楼把旅行包塞得满当当,离开医院两个人坐上车,像是旅行归来。


 


5.


明楼一手牵着明诚,一手提着旅行箱。到了家门口,他放下箱子,从口袋摸出钥匙,打开了门。


阳光落到客厅的地上,屋内屋外都是家的香气。


来不及表达脉脉温情,明诚皱眉看着家里的一片狼藉。明楼抢进客厅,从书籍、抱枕和毯子里腾出一块空地,让明诚坐过去。


明诚窝在毯子里,颇有指挥官架势地指手画脚起来。


“别把书堆在这里,都摆到架子上按顺序排好。”


“我的明大少爷,是不是大姐走了之后你就不管我的花了?怎么都蔫蔫的。”


“哎你不会平时就自己吃点外卖吧,多没营养啊。”


明楼在屋子里来回奔走,很快就收拾得有模有样。洗衣机的水声传过来,躺椅摆到了阳台上,被子在外面晒着太阳。


躺椅上偎着两个人。明楼抱紧了明诚。


 


6.


“大哥,我好像梦到你。”明诚低低说道,唇抿成一条微弱上扬的弧线。


“梦到我什么?”明楼握住他的手,轻声问道。


“我梦到以前你带我去放风筝了。”明诚的眼里有光,光明中映着一个人,是明楼。


他想告诉明楼,他在这个梦里很开心。那一年的秋天满城落叶铺作金黄色的通途,他坐在明楼的自行车后座上,怀里抱着燕子风筝。明楼的夹克被风鼓起来,下坡的时候他甚至听到明楼吹了声口哨。


他想告诉明楼,遇到红灯的时候有一片梧桐叶子落在他的腿上,很平整,是漂亮的金色。那片叶子他悄悄留下了,后来夹在那本聂鲁达的诗集里。


他还想告诉明楼,他最喜欢的其实不是燕子飞上天越过明故宫古旧砖瓦的时候,而是那天明楼在他前面奔跑,他跟在后面,他们和所有人一样大笑,秋风拂过明楼的轮廓来到他身边,世界都被甩在一旁。


可他最终什么也没说。巷子里那棵桂树的香气在涌动,月光漫上来,明楼的耳畔凝着银白色的光芒。


明楼凑过来,他们交换了一个浅淡的亲吻。然后他听到明楼说:“还会再去的。”


 



 


明诚再次回到医院的时候很平静,就像是回到另一个家一样。明楼把旅行箱里的东西摆好,明诚想帮忙,明楼没同意。他们在医院和家之间徘徊度日,牵着手,并着肩,二者也就没什么不同。


 


7.


于曼丽仍然留在肿瘤科,把王天风气得够呛。


明台再次见到于曼丽的时候是在晚上,病房大楼的天台。她看到他,表情柔和很多,披着头发,穿着一件粉色棉衣。


“生日快乐!”明台从购物袋里把吃的喝的都拿出来,两个人靠在栏杆上大快朵颐。这天是难得晴朗无风的冬夜,星光熠熠。


于曼丽晃着易拉罐啤酒,问道:“明台,你有什么心愿吗?”


“当然有啊。”明台伏在栏杆上,“我希望阿诚哥快点好起来。希望大姐和大哥健康开心。很多很多。”他转过脸来,反问,“你呢?”


于曼丽放下易拉罐看着他,脸红扑扑的,眼睛里像蓄着小溪:“我没有什么心愿。我和你一起努力,让明先生好起来。”


 


8.


车子里暖气充足,明楼车开得稳,窗外是灰蒙蒙的天和车流,偶尔掠过几棵光秃秃的树。


明诚在后座醒来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出了城。


“我们这是到哪儿去?”明诚坐起来。


“回上海。大姐等我们过年。”明楼把着方向盘,语气轻快。


考虑到明诚的身体,他们走走停停,用了加倍的时间跑完了回家的路途。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们正好可以踏上家门口的阶梯。


两树银花绽放的噼啪声惊动了屋里等待着的人们。


打开大门的是明台,烟花映在他的眼睛:“大哥!阿诚哥!你们太慢了!菜都要凉啦!”


接着是明镜,她靠在门边招呼着他们:“你们两个不吃饭了呀?”


明楼和明诚笑着一齐转过身来,手上做了拜年的样子。两棵火树在他们背后炸裂,仿佛坠落漫天繁星。


“新年快乐,大姐。”


“新年快乐,明台。”


 



 


学生们煞有介事地把明楼评上了最受欢迎老师。颁奖典礼在学生办的跨年晚会上带着举行。明楼收下了晚会门票,又额外要了一张,一起夹在书里。平安夜的那个下午,他提前回了家。


 


9.


“最后我要特别感谢一个人。谢谢他在7000多个昼夜中的支持和陪伴。”


“阿诚。”


 



评论

热度(134)

  1. 等待中的pea云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