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pea

混乱邪恶党,只要角色喜欢基本啥cp都吃╰(*´︶`*)╯

【楼诚AU】Solicitors 1

傾海:

对不起我终于对律师行业下手了…








1. 第一个案子:due diligence











客户名称:上海76号投资咨询有限公司(Shanghai 76 Investment Consulting Co. Ltd)




客户编号:12500




案件名称:保密项目:PE investment into target(目标公司:满春电影发行公司)




案件编号:11601129




交办合伙人:明楼(Ming Lou)







 




早上八点四十分,财富大楼四十二层。明诚刚到工位上放下包,李秘书就滑过来问他,“明律师,76号那个案子需要从公司证券那边调几个律师协助吗?”




明诚略思忖了下,“没必要,朱徽因评级才升不到两个星期,让她带手底下那几个律师助理和实习生做这个案子,看看留用谁比较合适。”




“不问问那位?”




明诚笑,“那位什么时候管过这种闲事,他忙他的案源还来不及。”




正说着话明楼就不敲门直接走进来,装作严肃却还绷着笑。“说我什么坏话呢,工时内,好好工作啊。”他越过李秘书直接迈到明诚跟前,手指叩击桌面,“咖啡。”说完自己踩着稳重的步子转身进了旁边合伙人办公室。




“明先生真是的,天天使唤你一个senior做这做那。”




“能者多劳嘛,我该庆幸那位看得起我。”明诚苦笑,看得李秘书更是心疼。




她早听说明楼和他手底下资深律师明诚不合,虽是同姓兄弟却有隐秘的嫌隙。明诚这么多年资历早攒够了,案子也做得有经验,该升合伙人却每次都被压下来,其中不知道其中明楼做了多少手脚。又见明楼连脱大衣倒咖啡这些小事都放着她个秘书不用,非要明诚亲手来做,更觉得明楼这是存心羞辱明诚。




明诚倒是心平气和,在茶水间打开咖啡机慢慢等。明楼喝咖啡要加鲜奶,但量不多,浪费。横竖明楼看不见,他就乐得叼着奶盒子自己先喝掉一半,剩下一点匀进杯子里。




他端着杯子进了明楼那间有大落地窗的办公室,脚跟一踢关上了门。




明楼瞪他,“这么大动静,你倒是不客气。”




“客气是给外人的,”明诚端着他杯子替他先尝了一口,“外面李秘书指不定怎么想咱俩关系。”




明楼招招手让他俯首过来,在他嘴角偷了个吻。“随她怎么想。不过也确实,你在这位置上都这么多年了,资源客户也攒了不少,不想挪一挪?”




“看是哪种挪,”明诚一本正经,“现在工作我干着还顺手,晚上的位置我倒还真想换一换。”




明楼笑骂,“做你案子去!”




明诚从他办公室出来,左拐回了办公区,李秘书看着他一脸欲言又止,明诚心里知道她在想什么,吐吐舌头也就含混过去了。




这一整个上午都很忙,朱徽因带的好几个实习生不大称职,查公司股权结构都不会,明诚有个调查急着要,干脆自己动手查了。76号的目标公司是汪氏集团旗下一家叫满春的电影发行公司,给的资料杂七杂八,连个类别都没有,明诚越看越心烦,却还得耐着性子来。还好明楼时不时发封邮件提点一下他。




下午的时候前台闹腾了一阵子,明诚去洗手间路过正好看到围了几个人吵吵闹闹的,皱着眉头走过去想看看怎么回事。前台新来的那个姓刘的小姑娘急得都快哭了,见他来了像是救命稻草赶紧抓住,“明律师,这位女士一定要见明楼律师,他那边电话手机都打不通,秘书也不在,我也没法领人过去,要不您去问问?”




明诚拧过脖子一看,汪曼春。




他叹了口气,“麻烦您给定个会议室吧,小贵宾现在有人吗?我带她先过去,明律师一会儿就来。”小姑娘点点头,明诚就扶着汪曼春进了小贵宾室。




汪曼春倚在沙发上,手臂纤白撑着扶手。她今天穿了件连体裤,底下蹬着一双发亮的牛皮细跟,白皙的脚踝晾在外面。她每次出门都是这样美艳动人意气风发,画着精致的妆容,戴着精心搭配的首饰,挽着一只名贵的包。她总是扬着头,露出好看的脖颈,不向任何人低头。但明诚无心欣赏她的美,他只觉得麻烦大了。这姑娘性格坚韧,不达目的不罢休,对明楼尤其死缠烂打,算是他们所里最难应付的潜在客户。




“汪小姐,您先休息一会儿,我去叫明律师过来。”




“等等,你先给我讲明白,他明知道我在汪氏任职,为什么还要接76号这个案子。”




明诚尽量耐着性子解释,“戴先生亲自找的明律师,他不好拒绝。”




汪曼春竟难得地显露了一丝脆弱和伤感,“要是别人接手也就算了,他不知道我在这家公司上倾注多少心血吗…”




明诚给她接了杯热水放在手边,“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这就叫他过来亲自跟您说。”他略鞠了个躬,满足一下这位的大小姐架子,为她关上门。




不到五分钟明楼就过来了,他刚把精神从浩如烟海的公司合同里拔出来,满脑子还都是条条框框各项规定,见到汪曼春时还没缓过来,眼神迷茫了几秒钟,迅速恢复正常。




“师哥!”汪曼春欣喜,又有些小女儿的娇嗔,“你接这么大案子都不跟我说一声。”




她的语气像是在撒娇,可明楼心知没这么简单,汪曼春是在试探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他只好装什么都不知道安抚她,“每天忙起来焦头烂额,不知道吃多少片头痛药,难免冷落你。你看,我几乎是住把办公室当家,不知道几天没洗澡,可不敢靠近你。”




汪曼春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师哥你什么时候都很帅啦。”




“所以你来找我是因为案子?”明楼给自己倒了杯水,背着身问她。




“师哥是明白人,我也就有什么说什么。我不希望师哥插手76号这件案子。”




明楼坐到她旁边那个沙发上,两人之间隔了一个矮茶几。“只是做个尽职调查,你这是杯弓蛇影啊。”




“我叔父瞒我,师哥你也要瞒我?满春是我一个人的心血,凭什么他们说入股就入股。”




他按了按太阳穴,很是无奈。“合同都签过了,哪能随便毁约,我出尔反尔律所还要不要开下去了。再说他们注资对你们百利而无一害。”




汪曼春挤出一个笑来,“我也知道这样对公司好,我只是想这家公司永远是我的,哪怕小一点、利润低也没关系。叔父手里已经攥着公司股权了,怎么还不知足。”




明楼握住她的手安抚她,两个人都安静了一会儿。然后汪曼春把手撤回来,站起来展了展衣服上的褶皱。“我回去了,公司还一堆事儿呢。”




她走到门口,回头露出一个标准的笑容,“师哥再见。”




汪曼春走后明楼坐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起身回办公室,经过办公区的时候顺便看了两眼,看到李秘书在逛淘宝,朱徽因在训一个实习生,而阿诚正和不知道哪个部门打电话,眉头皱得紧紧的。




他坐上办公椅,阿诚贴心地给他准备了靠垫和颈枕,明楼忍不住舒服地长叹一口气。他手边就是电话,随手按了2517等人接听,对方却是忙音。天知道明楼连自己的分机号都记不清楚,来所里三五年只记得这么一个号码。他不需要查邮件就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靠在椅子上细细地想,他脑子里像是有无尽的空间,撇出一块来就开始建逻辑,这家公司所有资料在他脑海中织成一张网,明面上看起来瑕疵不多,但是明诚心细看得仔细,连律师从来不看的财务报表也看得清清楚楚仔仔细细。




他正这么想着,桌子上电话就响了。明楼等了两三秒,等电话屏幕上显示出对方姓名才接听。




“明律师,第一版尽调报告我给您发邮箱了,您先看一下,有问题您再发邮件给我?”朱徽因声音很轻快,想是刚完成一个任务心情很好。明楼一手接电话一手打开邮件附件扫了两眼,“你查一下大和国际有限公司,找它最根本的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是谁。帮我看下明诚在不在,让他来我办公室。”




朱徽因站起来看了眼明诚的方向,“明律师在打电话,一会儿我跟他讲,您先看看别的吧。”




“行。”明楼挂了电话,闭上眼睛歇息,两手交叠放在腹部,右手手指摩挲着表盘。




明诚那边还在和76号股东之一梁仲春磨条件。梁先生其貌不扬,做生意倒很有眼光,前几年金融危机,他倒抓住机会发了家。他这次看上明诚,不是为了眼下满春这个案子,而是想和明诚合作做他手底下其他几家公司的法律顾问。




“梁先生,您这可真是折煞我,明律师知道,那可是会扒了我的皮的。”




“都是几家小公司,你绝对应付过来的!咱俩私下签合同,任他明楼开了天眼也不知道。阿诚兄弟,我这不是坑你,我这是给你送钱啊。”




“不是我说,就算我答应您,用什么名义?您这可是诱惑我违规啊。”




“谁暗地里没点事,我就不信谁是真干净。你那薪水好说,我看中的就是你的能力。”




明诚忍不住笑了,“行吧我先考虑一下,回头再跟您聊。”他等梁仲春先挂电话,站起来活动一下僵硬的脖子,一抬头就见到朱徽因冲他扭了扭头,指向明楼办公室的方向。




不知道他家这尊大佛又要支使他干什么。





评论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