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pea

混乱邪恶党,只要角色喜欢基本啥cp都吃╰(*´︶`*)╯

【蔺靖/殊苏】明珠不藏椟 01

旧客疏:

新坑第一发,短更。


具体设定见上一篇lo。故事开始已经是祁王当上新帝,大事已定。靖王不高兴的原因是他是被大家一起骗去南海的,等到他远离京城以后方才开始有动作,又是一个“你们都知道就我不知道”的悲伤的故事……耿直boy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第一更并没有阁主出场。


林殊x梅长苏,年下&水仙,慎入。


 


 


 


1


 


二月十三,早春仍有微寒,金陵连着阴了三天,下了一场料峭春雨,终于晴朗起来。


城南靖王府,阳光落下枝头,洒在临窗书案一本摊开的书上。


“荣贲,束胥两卫已经按照早前的旨意划归靖王府的亲军。与先前的风林铁卫合在一起,陛下拟了新的名字,合称长林三卫。”


一室寂静中,列战英正略微低着头,对着背对他坐在书案前的萧景琰回话,说到“陛下”两个字的时候忍不住停了停,抬眼打量着萧景琰的背影,半晌才犹犹豫豫地继续说下去,“……对了,我今天去宫里的时候,陛下跟我说今天晚上想……”


“不去。”萧景琰在军报上勾勾画画,头也不抬地回。


“……”列战英在心里叹了口气,张张嘴,企图说服对方,“殿下……”


“我说不去就不去。”萧景琰啪一声把军报合起来拍在案角,语气里带上了几分愠怒,“让我走就把我骗走,让我迟回来就写信骗我别回来——把我当什么?现在倒想起心虚了,当时做什么去了?我不去。”


 


『梅长苏把手从袖子里伸出来,接过林殊递来的小暖炉,捧在腰腹间呵了一口气。


“他肯定要翻旧账的。”梅长苏眯着眼睛,像只窝在暖洋洋毯子里的白狐狸,老神在在对他说道,“你就说穆老王爷设宴,陛下也来。”』


 


“可……”列战英期期艾艾地看着他背影劝说,“穆老王爷设宴,陛下也要赴宴……您不去,不太好吧?”


“陛什么下?”萧景琰更是明显冷笑了一声,“一丘之貉,个个都知道,只瞒着我。陛下怎么了?一个我都不想见。”


 


『“当然,说陛下也是不管用的。”没等他点头,梅长苏很快就又继续开口,硬生生把他松了一半的那口气顶在喉咙里,“景琰那个倔牛性子,脾气上来了才不管你陛下不陛下——别说现在这个陛下了,就是先前那位老‘陛下’,说的话他也未必会听。”


“你等着吧。如果他说一个都不想见,你就说‘穆老王爷也被蒙在鼓里,怪罪无辜不太好。’”』


 


“可是宴席是穆老王爷设下的,”列战英试探着继续问,“穆老王爷跟这次的事情没有关系,毕竟是长辈,您不好迁怒他吧?”


“……那也不去。”萧景琰停顿了一会儿方才答言,语气也缓和了一点,不过仍然有些愤愤的,“老王爷无辜,请的人可不无辜。”


 


『“当然,就算你也这么说了,景琰应该是‘不去’。”梅长苏眉眼一弯,慢悠悠再次用话一堵。


“……”


“别着急,还有一句。”病狐狸缩在雪白毛裘里咳嗽了一声,一旁林殊顺手替他拍了拍背,伸手试了试他五指间的温度,起身去倒药茶,就看梅长苏眼皮一抬,有些恹恹地说道,“你就说,宴是老王爷设下的,到靖王府的请柬却是霓凰郡主亲自下的——独靖王一份,不给老王爷面子还好,连个小姑娘的面子也不给了吗?”』


 


“可是……发到靖王府的请柬,是霓凰郡主下的。”列战英看着靖王背影,小心翼翼说出最后一句,“老王爷就算了……霓凰郡主一个姑娘家,独一份的请柬……您连她的面子也不给了吗?”


萧景琰动作一顿。


列战英大气不敢出,屏息看着他的背影,暗中期待他的回答。


“……什么时候?”漫长的静寂过后,靖王微微一偏头,问道。


“今晚申时开宴。”列战英抱拳躬身,恭恭敬敬回答。


“提前半个时辰出发。”萧景琰回过身去,继续批改归档案上的军报,“你去准备吧。”


“……”


列战英不动声色,在心底给梅大公子狠狠竖了个大拇指。


 


『“景琰不吃硬的,软话可一点儿也受不住。”梅长苏修长苍白的指节被暖炉终于烘出一点血色,伸手去接林殊递过来的茶盏,摇摇头笑了一声,“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可你要说一句‘你再退就要踩着人了’,他就绝对要自己往前走了。”


“行了吧,哥。”林殊轻轻一拍得意洋洋的梅大宗主,嗤笑一声,“喝药吧,再得瑟都要凉了。”


“……哦。”梅宗主乖乖低头。』


 


——麒麟才子,名不虚传,当真神机妙算,实乃神人也。


还好回来之前找大公子问招来着。列战英心里暗自窃喜,忽然又忍不住叹气,抬头看了眼窗前萧景琰端坐笔直的背影,无声摇了摇头。


殿下还口口声声说不原谅这群人呢……还不是被吃的死死的,唉……


大概梅大公子说得的确没错,殿下有情有义,可惜就是有点没脑子……


哎,不能在背后编排殿下。


列战英退出去关上门,轻轻给了自己一嘴巴,打掉那些对自家殿下不那么恭敬的想法,忍着笑沿着回廊一路大步流星离开了。


 


 

评论

热度(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