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pea

混乱邪恶党,只要角色喜欢基本啥cp都吃╰(*´︶`*)╯

【段子】论明诚醒来在电视里看见自己和大哥的阴影面积。【第一波】

串串:

warning:第一节微量东凯暗示,不适者自行跳过
               脑洞是我的,ooc是我的
               欢迎各位对细节提出建议。



————我是正文的分割线————
 




1. 总说在人的弥留之际,会在脑海中快速浮现自己的一生。




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老人在这闪现中,竟也只恍惚记得自己与师弟…不对,是明楼与明诚并肩走在一起的画面。




 挺好的,到了最后,记得的还是我们一起的时候。 




想来想去,原来如此羡慕明楼。哪怕活在那样黑暗的年代,每走一步都是步步惊心,可是他还好,有阿诚陪着。




可是我没有你。 




 如果,我是他就好了。 








如果,我是他就好了。




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一个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另一个却在相隔千里的X市疗养院中。 




同时同刻,弥留时最后的念头一模一样,毫厘不差。 
两台心电仪同时发出警报。 





 





2. 明楼被一阵不知名的声音吵醒,前夜才与阿诚一块处理公务到深夜,后来头痛实在发作地厉害,在阿诚难得的严肃神情下,明·在明家我还是说了算·楼才悻悻地放下手中的文件,老老实实地躺上了床。 




阿诚去哪了?明台这小子又在干嘛?大姐去苏州了不在,他正好讨打是么?




等了许久,那声音还在不依不饶地响着,明楼不耐烦地睁开眼,过了一秒,少有的露出惊讶的表情来。 




 这,这是哪?! 




饶是见识多广处变不惊的明长官,面对现在的状况也只能用震惊来形容。一觉醒来,自己的房间全然变了个样,身上虽说还是穿着睡衣,但与他入睡前穿的那一件完全不同,而且…自己…好像…瘦…了…点? 




诡异,明长官只觉得处处透着诡异。但是那个声音还在响着,只能先穿拖鞋下床去寻找那声音的来源。




 一个银色的,有一面发着光的,金属块?




是这个东西在响? 
















3. 拿起那个金属块,发着光的那一面下方闪烁着几个字“滑動以接聽來電“




明楼皱了皱眉,字他倒是都认识,组合起来倒不懂了。滑动?滑动什么?接听来电?是我想的那个来电吗?




 明长官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在那行字的地方轻轻滑了过去,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东哥,你起床了吗?今天8点还有行程呢,你准备好了?” 




这个能对话?是个迷你电台?东哥?喊谁?我?什么行程?这个女的是谁?阿诚…阿诚呢?!




 经纪人心里困惑的很,东哥在有行程的日子里,向来是只有他催工作人员的,从来没有今天这种打了好几个电话才接的情况,电话那头还没有任何声音。




 “喂,东哥?你在吗?” 




明楼心里百转千回,脑子转的飞快,分析现在的情况。嘴还是先回答了对方的问题,皱着眉对那个金属块,说




“嗯,我在,我知道。” 




 
....声音还是那个声音,怎么今天这么严肃?




“那,那你准备好了就下来吧。我们在负一楼等你。” 




“好。”




 




经纪人听着这般严肃正经的声音,手一抖就挂掉了电话。  




自己怎么跟在对国家领导人汇报工作似的。 经纪人莫名其妙。

 
 






4. 明楼看着手中的金属块倏地暗了下去,却没了好奇的心情。




 现在可以确定,自己决不是处在民国28年,自己也不再是明楼。自己的身份是什么?现在到底是什么时间?什么行程?我要做什么?要出门吗? 
 




想到一个人,面色更是一冷。




阿诚在不在这个世界里?如果在,他在哪里?  
 
 
 
 




下一章阿诚哥就要上线了哈哈哈哈哈哈期待吗。




大冷天露出手来打字,我好拼…有可能会手癌,等我回去用电脑再修。
360度求爱意求评论。嘤嘤嘤。(。•́︿•̀。)

评论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