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pea

混乱邪恶党,只要角色喜欢基本啥cp都吃╰(*´︶`*)╯

【伪装者/风镜楼诚台丽】家的诱惑 1

山与海与超重的喷火龙:

//现代AU。明镜总裁,楼诚半商半政,王天风和台丽大学师生。




//CP:楼诚,台丽,风镜。先后不代表戏份比重。大概就是大姐大姐夫、大哥大嫂、小弟小弟妹的明家日常。其实我就是很想写老师=大姐夫,曼丽=小弟媳妇这个设定。阿诚=大嫂这个好像都不用我设定了(。


 


//标题透露了本文的基调。搞不好会是个雷文。可能一半是普通的家长里短一半是逗比的家长里短。私设如山,如有触雷,还请随时点叉,这里先行致歉。本文灵感的来源是@春江水暖唐达可 的B站MV《家的诱惑》。欢迎戳原up感受一下:)B站 春江水暖唐达可 《家的诱惑》


 


 


 


一  万万没想到


 


 


 


家住上海的J大*社科学院一年级学生小明,万万没有想到,他第一次带他的女朋友小丽回家见家长,会是这么一种情况。


 


凌晨三点明台和于曼丽被送到贵阳的机场,阿诚也是刚赶到,从航站楼走出来,握着手机,点点头当做招呼,一面还继续跟电话那头的人说着什么,没几句捂了话筒抬头对明台说:“给你们办好机票了,大哥的意思,先回上海再说,有托运行李吗?”


 


明台下意识说“没有”,然后再想起来回过头看曼丽。一看才意识到曼丽现在多紧张。小脸煞白,唇少血色,呼吸发抖,目测心跳:至少一百八。


 


也对,明台意识到,这,就是于曼丽和他著名的家庭的第一次见面啊。她会紧张,也是能够理解的吧。


 


小少爷看了看他又对着手机说起话来阿诚哥。这个时候还要求他对曼丽绅士点儿确实太不要脸了。于是他只好握住了曼丽的手:“没事的。”


 


曼丽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个微笑。两个年轻人一同咬了咬牙,转过头去,一同面对代表家族审判的阿诚和代表他们难测未来的航站楼。


 


阿诚棱角分明的侧脸被建筑物里的灯光镀上薄薄半圈白芒。他眉头微蹙,说了声:“啊?”


 


明台:“怎么了?”看刚才阿诚的表情,跟他说话的应该是大哥明楼,“大哥问什么了?”


 


明诚:“……好,好的大姐,我这就给他。”


 


明台:“大姐?!”


 


曼丽看他:“不要紧吧?”


 


明诚把手机递过来。


 


明台接过手机:“姐姐……”


 


“明台啊,”明镜的声音平静地说,“你想跟我说什么?”


 


“姐姐,这次确实是我的错,事故主要都是因为我,我跟您保证不会有下次了,您千万别生——”


 


“主要都是因为你,”明镜的声音平静地说,“我听你大哥说,跟你一起去的还有一个女同学?”


 


明台和曼丽拉着的手一下都攥紧了彼此。


 


明台:“大姐,这次真的是我——”


 


“行了。人没事就好,飞机上好好休息,回来再说吧。”


 


明台:“大姐,我真——”


 


明镜的声音平静地说:“别在这儿说了。就这样吧。”


 


然后是一段沉默,礼貌地等他道别再挂断电话。于是明台只好说了“大姐早点休息”然后挂断。


 


他把手机递给阿诚,试图在这个向来优秀的哥哥眼里找到一丝轻松的神情,哪怕是幸灾乐祸也好。


 


然而没有。向来无所不能、无所畏惧的阿诚哥,此时的眼里,是全然的,恐惧。


 


 


 


明台后来才想到,机场阿诚眼里的恐惧,与其说他怕的是明·三兄弟童年阴影·镜の愤怒会殃及自己,不如说,他是害怕即将失去明台这个弟弟。


 


飞机上明台和于曼丽还是没撑住睡着了。头靠着头手拉着手,仿佛知道来日无多,过一刻少一刻。下了飞机是家里司机接阿诚和明台曼丽三人回到市郊明宅。到了门口,曼丽下了车忽然说:“就不打搅明家姐姐和哥哥了,时候这么早。我带着箱子去叫个的士就好了。要不就不进去了,下次方便的时候再上门谢谢这次照顾吧。”


 


明台看着她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又想到这或许是更好的办法。识时务者为俊杰,也不是敢正面刚的就是真汉子了。避过了大姐的气头,或许还有一丝生路?


 


明诚还没说什么,司机却直接把曼丽的行李放回后备箱,问道:“小姐上哪里呀?”


 


明台立觉不对,问:“李大哥,这么早,我们叫的士就好,别麻烦了吧?”


 


司机小李不假思索地说:“不要紧,是大小姐嘱咐的,假如同来的小姐要先走,让去哪里就送去哪里,回来阿香给我留饭的呀。”


 


明台听了,心里立刻咯噔一下。也不管曼丽怎么反应,拉着姑娘的手就往院里走。曼丽在他身后喊“明台”“明台”,他匆匆地说:“现在走了你以后再回不来了!”


 


“回不来就不要回了嘛!”


 


“不许再说这种话,”明台在门口猛地刹住脚步,回头指着于曼丽。此刻他聚精会神要求人生前二十年的情话天赋都在此刻发挥出来,而他的花花肠子不负所托,终于给了他这句话:“于曼丽,你记住,从今以后,我家,就是你家,知道了吗?”


 


一家人哪有不磕碰的,哪怕是磕碰在第一次见面,也未必说明以后会有什么大麻烦的嘛。


 


对嘛。


 


门打开了。


 


大哥明楼站在厅里,看他们进来,投来一个一言难尽的眼神。一个打扮老成,面目却还年轻的女人坐在沙发上,头发已经盘好了,穿着件旗袍,端正地坐着,细溜溜的腰背,直直地离沙发靠垫一尺远。


 


您的好友,明·霸道总裁·镜,已经上线。


 


于曼丽知道,一个人是什么样,就有什么样的坐姿。明镜的样子看起来,就好像她前半辈子活了多少年,但凡坐下,就都是这样的。一个习惯于这样坐姿的人,一定严于律己;而严于律己的人,往往也眼里不揉沙子。有个人说过,别指望能力强的人态度好。


 


“明台,”明镜抬起眼睑,“回来啦。好好谢谢阿诚没有?二十多个小时,又是安排交通,又是跟当地交涉,还要对付媒体。哎,你看看,有多少网站想要报这个事情,好像还有报纸呢,是不是呀阿诚?微博什么的上面也都传开了吧?”


 


“没有,大姐。”跟着走进来站定的阿诚担忧地看了眼明台。而明台赶紧抢着说:“谢谢阿诚哥,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姐姐各路的话也听了不少了,事情到底是怎么样,你还没有跟姐姐说过。现在回家了,讲一讲吧?”


 


“姐姐,我们这次去黔阳*农村做田野调查,是学院批的,待三十天。之前一切都挺好的!什么事都没有,任务完成了,跟老乡相处得也不错,就是前天夜里帮老乡看谷仓的时候,一不留神……把炉子打翻了,炉子点燃了仓里的柴草,我们没及时把火扑灭,等找到晒场上的老乡,谷仓已经……”


 


“阿诚,姐姐记不清了,这两天贵州的天气,是不是也蛮潮湿的呀?跟上海比怎么样?”


 


“……”阿诚知道没法掩饰,“是跟上海差不多,空气湿度百分之六十多。”


 


“那我有点不明白了,你们也不是在草堆中间生炉子吧?炉子打翻了,空气又潮湿,怎么会烧得那么快,你手脚利索,也没记得你怕火,地上的柴草着火,你怎么会扑不灭呢?”


 


您的好友,明·察秋毫·镜,完成了首杀。


 


明台稳了稳心神,回答:“大姐,我怕您担心所以没说,其实,是我见到狼了所以有点慌,以前咱们去野外虽然也见过狼可是阿诚哥都在我身边,这次就我自己,还是有点害怕,一想到狼怕火,就把柴草引燃了对着狼挥,结果一不小心……”


 


“说真话。”


 


“这就是真话。


 


明镜抬头看了明台一眼。


 


 “……是曼丽看见了狼。”


 


您的好友,明·气场侧漏·镜,完成了双杀。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谷仓已经着了。”


 


明镜垂下眼睑,嘴角好像动了动。“最后谷仓烧了几间?是有四间吧?二百多户人,辛苦了一年的东西。”


 


于曼丽窘得不行,终于找到机会道歉:“明家姐姐,对不起,都是我的不对,不是明台的错——”


 


“不!不怪曼丽,都是我,知道山里有危险,也没有保护好她——”


 


“明台,你有错,姐姐知道。只是,你刚才怎么没有跟姐姐说老实话呀?是什么时候学会跟姐姐撒谎骗姐姐啦?”


 


明镜抬起眼。


 


您的好友,明·一家之主·镜,即将开始大杀特杀。


 


“你说没有下次了,那你一个人说也没有用的呀。你就算再有能耐总归是个人都要犯错的,要是总让你跟别人去那么防不胜防的地方,那你怎么能保证没有下次呢?对不对?你这不又是说谎话糊弄姐姐吗?”明镜慢慢地说,“知道检讨错误,是好,可是你小小年纪,也不是什么错误都能认的。这次的事,家里帮你就过去了。以后要怎么做,你是不是也跟家里人好好地说一说?”


 


明楼在一边站着,一会儿看看明镜,一会儿看看明台。明台手都凉了。明镜声和颜慈,好像在教导他入冬了穿件大衣,但是背后是什么意思,明台心里懂。从一开始他大姐就不高兴他进这个学校,选这个专业。这半年隐而不发,与其说是决定尊重她的选择,不如说,就是为了等这一天,让他自己露出破绽,然后名正言顺,让他束手无策地跟她的意思走。


 


“大姐,”明楼试探着出声,“明台这大半年在学校里,表现还是很好的,他上个学期——”


 


“我没有问你。明台,你说。”


 


明台努力地稳了稳心神。


 


“大姐——”


 


这时,明楼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在这个寂静得能听见针掉地上的房间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个方向。


 


“对不起我接一下。”大哥一边拿出手机,一边向其他人致歉往外走,随手接听了来电。明台心中暗暗叫好,想接着这个未知的变数拖延一点时间,想一想策略,结果没想到厅门口突然传来一声:“你?!”


 


然后是:“你还有脸打电话?!”


 


接着是:“你还有脸说?!”


 


再然后:“凭什么?”


 


再然后是一阵短暂的沉默,明楼的脚步声响回厅里,走到沙发旁边,把手机递了过去:“大姐,是……他要跟你说话。”


 


明镜立刻抬头:“什么?”


 


然后电话里传出了一个声音。明台听见,先是一声轻轻的笑,然后那个声音说了三个字:“明小姐?”


 


纵然隔着电波变声和几丈距离,明台还是察觉到了那个声音的熟悉之处。只是那个熟悉的人太令人意外,量他二十年活得纵情肆意天马行空,也还是不敢立刻确信。


 


明镜面无表情,手指一动按低了通话音量,然后站起了身,背了过去。


 


“你说——”


 


“这——”


 


“可是他——”


 


“那——”


 


蹦了几个单字以后,明镜拿着手机,好像与对面的人都陷入了沉默。僵持继续了一会儿,终于,明镜说道:“好吧。”然后就挂掉了电话。


 


明台:“姐姐——”


 


明镜坐回沙发,冲外面挥挥手:“走吧。”


 


曼丽:“明家姐姐——”


 


明诚从大姐手里接过明楼的手机,看了眼通话记录,走到明台曼丽两人身边低声说:“你们老师让你们先回学校一趟。”


 


明台和曼丽:“老师?!”


 


 


 


您的好友,不愿透露姓名的王天风老师,打断了明镜的大杀特杀。


 




 


-TBC-


 




 


*J大是架空设定,位于上海,为什么叫J,因为军统(。 


 


*为什么这次田野调查的地点在黔阳,因为剧中台丽在王天风手下受训的军校原型是军统的黔训班,地点在黔阳 (见  @便当当 太太的考据贴)。这个梗没有直接对应剧中情节,脑洞来自家的诱惑MV里台丽“小明陪我炸学校”的剪辑镜头。 


 



评论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