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pea

混乱邪恶党,只要角色喜欢基本啥cp都吃╰(*´︶`*)╯

【蔺靖】匿名档案(现代重案组AU/大写的HE)

高能磷酸键_:



序章.






头两天还炎热异常的天儿突然就降下温来,暗着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明明是白天却像是黄昏一样阴霾。




D市最近大半个月都没什么大案子,专门负责哄领导班子开心的警局发言人一个个也没在跑过来叮嘱什么关于普通案子的要紧事,平常乱哄哄的办公厅里现在都安静无聊的像没了人一样。




所以当萧选的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他几乎都不敢相信来到了重案组的大门口。




梅长苏这刚从那边冲了杯热牛奶捧着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萧选探头探脑的推门进来,不由自主的就笑出来。




"嚯——"萧选莫名其妙的就被空无一人的环境搞的小心翼翼起来,隔着那头听见梅长苏的一声轻笑被吓得不轻,"是你啊。"

梅长苏笑着点头打了个招呼"选叔,你找景琰啊?"

"啊。"萧选点点头,在心里琢磨了下,话头转了过来"平常瞧着你们重案组那么热闹,怎么今天就这么安静?"

"选叔,你忘啦?今天战英从C市出差回来啊,大家都搁里面搞庆祝,我这也是得了空刚出来倒了杯奶暖胃。"




萧选这才缓过劲来,上个月C市和D市俩警局工作交流,两边都派了几个精英干部交换工作经验,前脚萧选看着整天跟着自己儿子跑前跑后的列战英还是个人才就派过去吸收经验,后脚就把C市那个小警员丢给了重案组,谁知道没过几天那个C市过来的警员哭着闹着说什么都不愿意呆了,一个一米八大个子的汉子硬是哭的和丫头片子似的,结果一问,还不是萧大组长护犊子要命直接给找个机会劈头盖脸一顿骂,说白了还是舍不得自己人去别的城市受委屈。




萧选叹了口气,心里面敲着鼓打不定个注意,今天列战英回来,那帮子小年轻不得好好庆祝,免不了自己这后脊梁再被戳几下,心里面顿时就瓦凉瓦凉的。




梅长苏这么贼精的人哪能看不出踌躇在原地的萧选萧局长心里在想什么,当即道:"选叔你也别有压力,大家都知道你也是好心让战英去多锻炼嘛。"




哼,一群小兔崽子要真能那么想我头发也不至于白的这么快!




萧选摆了摆手,梅长苏眨眨眼就侧身给他闪了个地方。萧选临经过的时候还特嘱咐他了句"小殊你也得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啊,要不然哪天霓凰来治我罪可怎么办啊!"




"她哪有那么大本事啊..."





—————




法医室正对着会议室大门,那边会议厅早就变成了甄平黎纲带着飞流和刚回来的列战英的天下,又是划拳又是起哄的声音闹得这边法医室都隔着门闷了吧唧的。




萧景琰整个人被蔺晨卡在解剖台上,腰后面就顶着又硬又凉的台子,硌得他难受:"你...你松开点"他又锁着眉头"硌死了"




那头蔺晨撅了个嘴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手底下一收就把萧景琰搂在怀里和对方贴在一起。




萧景琰束手束脚的一时间也挣脱不开也就任着对方那么抱着,抬头看着那人像个孩子一样幼稚的表情,心下一软,语气也放轻了不少:"怎么了啊?谁又惹着你了?"




蔺大法医把下巴放在萧组长的头顶上,嗅着对方的薄荷洗发露味"没。"他咂吧咂吧嘴"阴天,心情郁闷"

萧景琰觉得好笑"阴天跟你心情有什么关系啊?你今天还要郊游不成?非要春光灿烂。"




"我只想看你春光灿烂。"低下头在那人脸上啄了一口,蔺晨心情才稍微舒畅了点。




"胡扯什么啊!"萧景琰微红了耳廓,一肘子杠开贴着他自己乱开黄腔的变态"你是不是闲!?"




蔺晨来回亲他脸,他这边用手推拒竟也躲不过去,只好在被糊了一脸口水之后再略带嫌弃的擦了擦脸:"蔺晨,你是条狗吗?动不动就舔我脸。"




"我可不止觊觎你的脸,"蔺法医恋恋不舍的啃了口萧景琰的小脸"你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我不喜欢的。"




"你把我说的好像曾经躺在这台子上的人一样。"萧景琰笑出声"我又不是尸体。"




他这样脸上带笑,英眉舒展,一双眼底圆润的眼睛水汪汪的像是头小鹿,满眼都温存着温柔的样子,让蔺晨心里就跟被猫挠过一样,又痒又撩拨人,当下忍不住就吻了过去。




"景琰,现在外面正热闹着,不如咱俩就在这..."




"别闹...唔..."




还没来得及拒绝,话头就被顺着堵了回去。蔺晨的吻如

其人,说来霸道带着点冷意,但就是这份冷居然能在萧景琰嘴里炽热的如同燎着的火,一发不可收拾。那人温热的舌探索他口中每一寸,掠夺他肺里几乎所剩无几的氧气,好像要榨干他所有唾液一样与他唇瓣厮磨,唇齿相依。




所以当萧景琰实在憋的难受,搭在蔺晨肩上的手忍无可忍的捏了捏的时候,蔺晨才意犹未尽似乎是只没吃饱的猫一样舔了舔他自己的嘴唇,像是回味萧景琰残存的滋味:"每次亲你都和吃了糖一样。"




"腻不死你。"怀里面色绯红,喘息不止的爱人用那双含着水的眼眸瞪了他一眼。在蔺晨眼里,那模样诱人的就是像邀请,邀请他把他可爱的小警察拆吃入腹。




萧景琰和蔺晨过了这么久还能不知道这变态在想什么,直接扣好了衬衣最顶上的扣子,把蔺晨推开一点距离"别闹了,这不合适。"




"可我性幻想top1就是把你,"他说着,在萧景琰一声惊呼下把人抱上了解剖台,"压在这张台子上,"扯下那只瞪着圆眼不知所措的小鹿的领带,然后顺势把人压在身下,"使劲操。"




萧组长脸是彻底不争气的红了个透,看着蔺晨眼里闪的精光是又羞又恼,刚要开口拒绝,就听法医室门嘭——的一声被撞开。他和蔺晨下意识去看,就见萧选怒气冲天的站在那。




完蛋了,萧景琰心底一沉。




果不其然,萧选就站在那边盛怒滔天:"蔺晨——你给我放开我儿子!"





——————





"瞧瞧你们这什么样子——!!"萧选吼道。




这一嗓子吼醒了一群人,全重案组的人都聚集到大厅齐刷刷站着受萧局长的批评。连刚刚还在high的甄平黎纲飞流列战英还有抽空出去喝奶的梅长苏都低头耸肩的站成一竖溜一副我错了的表情。




蔺晨完全是被萧景琰按着脑袋才低下去的,萧景琰这被自己老爸撞见和自己男友调情,难堪的恨不得一头撞死,可那蔺大法医偏偏就不在乎萧选是怎么想的,现在还在坚持不懈的凑过去想蹭萧景琰的脸。




小动作萧选当然看见了"这里还是警局!"他沉声说"你们这都是在上班呢!"




"可是...都没有案子..."飞流嘟着嘴巴嘀咕"隔壁蒙大叔那边得空还都去喝酒呢..."




"说了多少次,那是卧底的任务!不是得空喝酒!"萧选揉了揉眉心,隔壁缉黑组组长蒙挚前几天为了端了一黑窝,令潜伏许久的卧底去陪那个黑老大应酬伺机一网打破,谁曾想偏偏就让飞流闲逛看见了,回来就开始叨叨这个事,解释多少次都不听。萧选自己也想了想,这蒙挚人品是有多烂才能让飞流这么想他公款吃喝,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还有你们!你们开派对还划拳赌博呢!?"




"这不是战英刚回来嘛..."黎纲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不小心,闹过头了。"




"还知道闹过了?"萧选冷哼一声。




那边甄平声音小声的随便嘟囔了对不起什么我错了之类的。




"你们呢?"萧局长开始磨牙,听到甄平他们说景琰和蔺晨俩单独在法医室的时候,萧选就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结果还没进门就听见自己儿子突然叫了一声,他这火急火燎的直接破门而入就只见自己疼的要命的宝贝儿子就这么被蔺晨这混小子欺负了,当下就要开打,要不是众人冲上来阻拦,他一定要打的这臭小子屁滚尿流,"蔺晨你怎么回事?动手动脚,在警局就敢干这种事?用不用我亲自叫扫黄组的来!?"




当事人蔺晨掀开眼皮看了萧选一眼,撇了撇嘴,回头看着萧景琰道:"景琰,你爸欺负我。"




"你——"




"爸!"他那大写的耿直外加护犊子的小儿子火呲呲的瞪他一眼"说话太重了!"




哼。萧选憋着一肚子火,觉得自己早晚有一天会被蔺晨和景琰气死。




看着萧局长火气被萧景琰"安抚"下去,重案组众人之间的气氛也就缓和了下来。




列战英乐呵呵的凑上去问萧选是不是有什么新的案子,萧选一拍额头道,哎呀差点忘了正事。




萧景琰挑了挑眉和蔺晨对视一眼,从对方眼神中都看到了熟悉的答案。




"终于来活儿了。"







TBC.








我就是发出来...让大家看一眼...然后..明天再说...



评论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