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pea

混乱邪恶党,只要角色喜欢基本啥cp都吃╰(*´︶`*)╯

【楼诚】【ABO】种莲 (一)

lulubaba:

再开一坑。


终于要写ABO了。竟然莫名的兴奋。【才没有


当初拉我入坑的基友说她会看着我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我去哭一会儿


——————————————


最近上海也降温了。阿诚昨夜去吴淞口见了梁仲春,顶着风在码头磨唧了一会儿,到家时就觉得有点头疼。跟明楼简单汇报了一下,回房吃了药便睡下了。早上起床发现低烧没退,略有点鼻塞,也没其他症状。便将床头的感冒药重又放回了药箱,不打算再吃。


拎着西装外套下了楼,见明楼和明镜正在吃早餐,明台怕是还在赖床,阿诚将外套搭在一旁,也坐下吃饭。


明楼忽然转头看他,奇怪问道:“你涂了香水?”


阿诚自知没有,不放心也还是抬起袖口凑到鼻尖闻了闻,没嗅到什么,只好答没有。明楼刚要侧身去细闻,明镜插嘴道:“你鼻子倒灵,是我早上在房里不小心打碎了一支香。就是上次从维也纳带回来的。”说罢一脸可惜。


“一支香而已。”明楼笑笑,转眼朝向阿诚:“阿诚,你不是跟海关很熟吗?”


阿诚嘴里嚼着三明治不好说话,只能用力点头以示会意。


明镜见状反倒瞪了明楼一眼:“你们搞什么不要以为我知道,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不要送我。想让我开心,以后别把你们官商勾结那点事拿到家里说,听了倒让人没胃口。”


明楼无奈,只好乖乖答应着。


阿诚也不敢插话,专心对付盘里的食物,不知为何,他觉得今天异常的饿。




最近一连发生几起日本官兵遇刺事件,上午明楼叫来汪、梁二人,假施压,真探底。下午又来了几位金融界人士,缠着明楼诉了足足两个钟头的苦,碍着是汪芙渠的引荐,明楼也不好随意打发,结束后还命阿诚亲自将诸位送上车。


卸了浮夸,明楼靠在皮椅上双目微合,闭目休息一会儿,却听门被推开,脚步声夹着一阵若有若无的香气由远及近。


人在视力受限的时候,其他感官往往更敏锐。明楼皱皱眉,那气味与早上的在餐桌上闻到的相似,但又不大一样,如果说先前像是雨后的青青夏草,嫩叶上细细的白色绒毛挂着雨露的味道,而此刻青草似已被收割,折断的地方渗出清亮的汁液,淡淡草香在空气里渐渐弥漫开了。


猛然睁眼,却见阿诚攥着一叠报表立于桌前。


明楼眉心一簇,一缕忧虑绕上心头。




先生,是不是累了?需不需要给您泡杯咖啡?阿诚语调平淡,眼里却是关切。


明楼上下打量他一圈,不答反问道:阿诚,你最近有没有不舒服?


阿诚愣了愣,惊异于明楼的敏锐,又见明楼不打官腔,自己也便松懈下来,低头一笑老实答到:大哥明察,昨晚回来有点发烧。不过应该没有大碍。


明楼心里一宽,还是不放心:“如果身体不舒服,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


阿诚觉得明楼今天眼神有点怪,不舒服不是应该吃药或者休息,告诉你有什么用?但还是点头应承。


就算是在家里沾上了香水,不至于一上午都不散。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然而看阿诚并无异常也只好劝自己不要多想。


明楼喝了口咖啡,随手翻动着今天的报纸。副版一隅有一则极为不起眼的八卦:本市23岁的坤泽赵氏性情刚烈,其夫富商乾元吴生婚后愈加风流寻花问柳,终使得赵氏心灰意冷于前日自戕于家中。


这种事如今早已见怪不怪,但今日看到明楼却不由得心上一凛,好不容易驱散的念头重又袭来。


难道阿诚已经分化成omega了?





评论

热度(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