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pea

混乱邪恶党,只要角色喜欢基本啥cp都吃╰(*´︶`*)╯

【楼诚】【AU】明秘书升职记

lulubaba:

最近常想,如果楼诚活在现代官场会是什么样子。


所以这大概是一个谈得好恋爱上得了床,打得败贪腐斗得过奸商的伪官场AU。


依然是主楼诚,副台丽,其他待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年轻干部要冲到经济发展第一线去




局里新分了几个大学生,今天早上来报了到。明诚领着他们挨屋认识一圈,又把局里各路工作简单介绍了一遍,嘱咐他们大事找局长,小事尽管找他。几个年轻人本来挺羞涩,但一看明诚长得帅又亲切,立刻归属感爆棚,围着他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快中午时,明诚才脱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办公桌上等待报销的单据,整整齐齐地摞了几叠。他没急着干活,先给自己倒了杯水。说了一上午,嗓子早冒烟了。瞄了眼台历,星期一。他想起自己当初来报道的时候,好像也是个星期一。




一年前,明诚大学毕业,正在几份offer间徘徊不定,不想大哥大姐也来插一脚。明镜说给别人打工有什么意思,不如在家里帮忙,她也好早点退休。明楼却认为阿诚胸怀热血,又机灵懂事,走仕途也未尝不可,他还可以帮忙安排。两人争论不下,最后还是明台开腔:你们说这么热闹,都不问问阿诚哥自己想干嘛?


明诚心里已有打算,但又不好直接否定另一个,最后只能牙一咬心一横:大姐,我想当官。


明镜一百个不理解:当官有什么好?你大哥已经快到处长,一个月薪水也就那么一点,整天勾心斗角累死累活的图什么?


明诚挺挺腰板:当官本来就不该是为了赚钱,这只是实现人生价值的一种方式。


明镜拿他没辙:我看你就是什么都听明楼的。阿诚朝明楼看去,明楼只淡淡笑着,放佛早已料到。


 


 “阿诚,局长找。”


回忆被打断,明诚从桌上抓起笔记本和钢笔,快步走了出去。


他们局长姓王,还不到四十岁。见明诚来得快,朝他点点头,满意一笑。明诚觉得这人笑起来像个小孩。不像明楼,明楼明明比他还要年轻几岁,笑开了一脸褶子,像个老头。


 


一年前明诚刚来报道的时候,这个转业兵出身的财政局局长对待他可不像现在这般和善。 


“明局长把弟弟送到我这来,我可不能怠慢。”明诚清楚记得,这是王天风跟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王天风对明诚不大友善是有原因的。五六年前,明楼和王天风都是城管局的副主任。平时各带一队,一到大雨暴雪天就带着弟兄一起加班加点,收了工大家一起呼呼哈哈泡大池打台球,关系算不错。


后来火车站附近出现一伙擦鞋党,在路边骗人擦鞋,擦完一只坐地涨价,不给钱就不给鞋。城管来了扛箱子就跑,跑不了还暴力抗法,被电视台一曝光,领导气得直拍桌子。


当年的王天风脾气比现在还大,说跟这种地痞流氓讲不了道理,必须硬上,收拾服了为止。当年的明楼也很拧巴,说弟兄们万一受伤太不值当,不如平时多点派人看着,大喇叭喊一喊,印点宣传单,没人上当自然他们就改行了。王天风吵不过就骂明楼是懦夫,说我的人都能上,凭什么你的不行。明楼特别不屑:能用智商解决的事你非得用武力,我看你才该看看脑科呢。


两人谁也不服谁,最后闹到领导前面,都挨了骂。从门里出来,俩人从此就拿对方当空气。好在第二年赶上选拔考试,明楼和王天风都升了职。一个去了财政局,一个去了商务局,都是一把手。


这些事,明楼和王天风谁也没讲过,明诚是从流传在各个科室间的八卦故事里拼凑出来的。知道以后,明诚还纳闷过大哥为什么要把自己交到一个跟他不对付的人手里。莫不是要在这安个他的人以后批款报销什么的都好办事?可在这干了一年了,商务局的会计一次都没来找过自己。


明诚不懂明楼是怎么想的,王天风可明白,明诚到这,一来没法对他太过苛责,众人眼睛都盯着呢,二来上头领导一看明楼把弟弟送到自己门下,都得夸明楼这个同志终于成熟了,能团结一心搞建设了,多好。


碍着这些事,王天风起初看明诚的确哪哪都不顺眼。后来接触时间长了,也许是被明诚的谦虚谨慎踏实肯干打动了,他不但不对他冷嘲热讽了,还真言传身教教了不少东西。


 


“市里要选一批年轻干部到经济部门锻炼。我已经把你的名字报上去了。”


王天风突然来这么一句,明诚不由得一怔。


“怎么?不想去?”


王天风似笑非笑笑里藏刀的样子最吓人,明诚忙说没有没有,想去想去。


王天风见他答应,脸色好看了些:“去经济口锻炼成长得快。咱们单位符合要求的年轻干部就你和小郭,小郭太笨,出去给我丢脸。所以,我只能派你去。




回到办公室,其他同事已经听说了他要去挂职的事,都撺掇让他请客。明诚给明楼发了条微信,告诉他自己晚上会晚点回去,让大姐他们别等自己吃饭。


明楼什么也没问,只回了个一个字:好。


吃了饭大家还没尽兴,又被拉去唱歌,明诚到家时已经快午夜了。从院外他看到书房灯还亮着。明诚快走几步,趁他没睡,他想跟他聊聊这次挂职锻炼的事。


可就在他关了门换双拖鞋的功夫,书房门缝里的一线灯光就黑了。


明诚在原地站了会,还是没去推门。听说最近市里好像要搞个电子商务产业园,明楼一直忙着筹划这事,总也休息不好。


反正分配去向明后天就知道了。再说了,去哪不都一样。



评论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