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pea

混乱邪恶党,只要角色喜欢基本啥cp都吃╰(*´︶`*)╯

[伪装者][楼诚性转]明家姐妹花今天让谁心塞了(一)

长水川:

一个丧病的性转脑洞

暂时出场明镜大哥,明楼大姐,阿诚姐姐和明台弟弟




性转!慎入!

性转!慎入!

性转!慎入!

重要的说三遍







01

刚潜伏到上海的时候,有一次郭骑云问明台为什么会看上于曼丽。

实在不能怪郭骑云八卦,于曼丽可是朵带刺的玫瑰。

明台给出的答案是于曼丽漂亮又可爱。

郭骑云对此嗤之以鼻,他坚定地认为明台是在撒谎。

明台并不能算撒谎,但最大的原因他说不出口,不好意思。

他喜欢于曼丽看他的模样。

于曼丽看他,向来是全心全意的那种,带着点儿崇拜,仿佛明台就是她的神抵——明台的男性自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女孩子就该这样嘛,明台辛酸地想,幸好遇到了小曼丽,要不然自己很可能就弯了。

差点掰弯明家小少爷的并不是哪个野男人,而是明家的两位小姐,明楼和明诚。

说起来,全部都是泪啊。




02

巴黎是个浪漫而开放的城市,但很不幸,教会明台这个道理的并不是街道转角面包店里年轻漂亮的女店员。

那是个天气晴好的早上,明小少爷一觉睡到天明,神清气爽,从卫生间里出来时正好碰上明诚。

明家二小姐顶着一头凌乱的长发,懒懒地打个哈欠,“早上好啊,明台。”

“阿阿阿阿、阿诚姐,我的好二姐,你你你、你能不能好好穿衣服?”明台目瞪口呆,被明诚这一身打扮吓得直结巴。

明诚自我打量一番,昨天是明楼姐姐的生日,她们闹得有点儿凶,她现在没太睡醒,直接表现为头脑不是很清明,“我衣服穿得挺好啊。”

明台跺脚,“阿诚姐你为什么会穿着男式衬衫?”

明诚今年刚过二十,正是花一般娇嫩美好的年龄。明家养花养牡丹,就算皱巴巴的男式亚麻衬衫也盖不住明诚窈窕的身姿。微大的领口先一边歪着,露出半截形状姣好的锁骨。衬衫一直拖到她大腿根,从下摆伸出的两条腿修长而笔直,打着赤脚踩在地上。

活色生香的美人初醒图,能让任何一个男人鼻血狂喷,然而明台并不是普通男人,他是个在大姐二姐阴影下好不容易活到成年的男人。

简而言之,明台在注意到自己二姐的美色值得欣赏前,想到的先是明诚举刀杀鸡的英姿。

于是他深深地颤抖了一下。

明诚伸手掩嘴打个哈欠,袖子滑落到手肘处,露出皓白的小臂。

明台更觉没眼看。

明诚毫不在意,一路打着哈欠去厨房倒了杯水。

呆滞的明台根本没注意到端着水的二姐进了大姐的房间。




明楼的睡相很规矩,大床上一团乱的被褥全是睡觉像打架的明诚的锅。

明诚从被子里挖出大姐,明楼睁开一只眼,睡意惺忪。

“大姐,喝水。”明台将杯子凑到明楼嘴边。

明楼爬起来,从明诚手里抽走水杯,水温恰到好处。

她把喝空的杯子放在床头柜上,揽着明诚的腰把人拖到自己怀里,重新回到被褥深处,“今天无事,陪我再睡会儿。”

明诚像只小松鼠一样窝在大姐怀里,打个小小的哈欠,“大姐你压到我头发了。”

明楼没理她,伸手把明诚往怀里按,“安静。”

她这个习惯还是明诚刚来明家时养成的。当初那个瘦弱得跟落水小奶猫一样的女童害怕打雷,明楼就搂着她,只有这样,女童才不会颤抖得仿佛秋风中的落叶。

明诚嘀咕一声,“刚刚出门遇到明台了。”

明楼哦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听还是没听进去。




第二天,明台又鬼使神差地起了个大早,在走廊里遇到了跟昨天穿着同样衬衫的二姐。

明台觉得心很累,“二姐,拜托你行行好,好好穿衣服行不行?”

明诚照例睡眼惺忪,昨天晚上不小心又跟明楼姐姐闹到太晚了。

跟前一日如出一辙的早上,唯一的不同就是明台一转身看见了大姐明楼倚着房门看着自己。

明家小少爷脆弱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大姐不睡了?”明诚打个哈欠。

明楼柔声道,“阿诚先进屋,大姐一会儿就回去陪你继续睡。”

明诚哦了一声,赤脚走回卧室——还是明楼的卧室。

明台想逃,可他直觉这时候要逃了,接下来一个月估计都要没好果子吃。

明楼虚掩上卧室的门,对小弟幽幽地道,“明台啊,起得早就不要浪费时间,在房间里看看书,一大早出来闲逛什么?”

明台赶紧点头。

明楼满意地回了房间,人刚进门,又探出头,“对了,回去把欧洲史好好看看,晚上我考下你功课。”

明台哀嚎,“大姐你不能这样!”




床上明诚蠕动着把被子都卷到自己身上,感觉有人躺到自己身边,“大姐,我穿这身究竟有什么问题?为什么明台总让我好好穿衣服?”

明楼习惯性把人揽到怀里,打个哈欠,“别听他乱说,你穿得没问题,赏心悦目——明台没习惯而已,他明天就不会乱说了。”

明诚动了动,蹭蹭自家大姐丰满的胸口,满意地重新坠入了梦乡。





评论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