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pea

混乱邪恶党,只要角色喜欢基本啥cp都吃╰(*´︶`*)╯

【风梁】凉风有信(一发完)补全重发

小y:

  【风梁】凉风有信




  CP 王天风x梁仲春


  有一句话楼诚


  【重点】慎入【/重点】


  1


  谁都不知道,其实王天风很早以前就认识梁仲春了。就在军统训练班的时候。


  一排排的新兵蛋子在烈日下接受集训考验,好不容易等到休息的哨声响了,王天风正准备找班长再琢磨琢磨几个格击动作,还没迈开腿就被人给一把抱住了胳膊,习惯性一个反手擒拿,就听见被抓着的人不住地喊疼。


  “我说大兄弟,你手劲儿可不小啊。”


  那人摸着手腕子,靠着王天风套近乎。


  “下次再来,说不准就捏碎了。”


  “别别别。”那人在兜里翻找了一下,把一个东西塞到王天风手心,“我叫梁仲春。这就算认识啦,以后记得多多关照兄弟我啊。”


  王天风定睛一看,手心里头竟然是根棒棒糖。


  “你哄女娃子呢?!”说话间扬起拳头作势要打。


  “嘿,这不是兜里没别的好东西了嘛,诶诶诶别打脸啊!”


  


  2


  特工训练跟士兵又不太一样,白天拉练,到了晚上,就是一群人围着圆桌点着油灯谈抱负。


  一群年轻人,大多都受了五四思潮的影响,一个个满腔热血一心想的都是抛头颅洒热血,救我中华。唯有梁仲春,在大伙儿讲得群起激昂的时候,他就坐在那,端着个杯子,喝一口茶,时不时认同地点个头。


  王天风就觉得这人吧,一个大写的怂。


  这话,在喝酒的时候王天风同梁仲春说过。


  梁仲春既不否认也不恼火,只是叹了句。


  “我也不是没抱负,就是小一点。”


  “除了报国,大好男儿现在还能做什么?难不成是沉醉在哪个温柔乡里醉生梦死?”


  “这话说着多难听。”梁仲春说,“家国天下。我就图个安居乐业罢了。”


  “国家国家,没有国哪儿来得家。”


  “所以,我这不就到这儿来了嘛。”梁仲春抱着肩膀踱着步,老神哉哉地说,“要真扛着枪炮上战场,说实在话我心发慌,怵得很,但真要让我躲在敌后战场去成家立业什么的,环境不好,娶个老婆也不安心啊。再说了,我心里也过意不去。我一个大男人,也总不能老这么憋屈着过日子。”


  看着梁仲春那样,王天风觉得这撮紧的拳头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你说不准这人到底是大智若愚虚怀若谷,还是真的胸无大志鼠目寸光。


  


  3


  等到真出了任务,才真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时候。


  这人虽然不会给组织行动拖后腿,但是每一回行动都让王天风有种瞎猫碰着死耗子的感觉。


  暗杀对象都逃出射杀范围了结果拐出街口被车撞死了;蒙汗药没下成功倒是泼了杯红酒让对方过敏晕了过去,也因此拿到了机密文件;王天风好不容易打晕了一个卫兵换了衣服才混到游轮上去,而梁仲春轻轻松松拿了块假瑞士表往警卫口袋一揣,就以嘉宾的身份装模作样地入了主会场……


  到后来,是梁仲春主动提出不和王天风呆在一个队里头的。


  “我还没说什么,你倒是先有意见了。”


  “你是个疯子,为达目的连命都随便拿去赌。”梁仲春抽了口烟,“你敢我可不敢,老子还想多活个几年呢。”


  “瞧你那德行。”王天风白了他一眼。


  梁仲春朝王天风伸出手,“好歹共事一场,没别的好话,就一句,好好活着。”


  回应他的是王天风直冲眼睛打过去的一拳头。


  


  4


  被伪政府的人抓住的时候,梁仲春本来对转变这个事儿是拒绝的。


  刑讯室那叫一个阴暗潮湿,刑讯的工具又是那样的冰凉。


  没有一身傲骨,存在心里头的那一点点的韧劲儿,也早就随着战火硝烟里接踵而来的坏消息磨得越发少了去。他那身子骨还是没挨过几鞭子打,将晕未晕的时候,脑子里想得不是媳妇儿和他还没满月的儿子,反倒是那句对着王天风说的,“好好活着。”


  他最终还是反水了。


  但在地底的水牢里呆了两三天,寒气入体。一条腿算是彻底冻废了。


  梁仲春拄着拐杖摇晃着走出新政府大楼的时候,看着灰蒙蒙的天,叹了口气。


  


  5


  从那时候起梁仲春就再也没收到过关于王天风的消息,只是上海这不安分的地界上,多了一号叫做“毒蜂”的人物。


  作为前军统特工,新政府给了梁仲春一个不错的职务,让他在76号工作。


  梁仲春算是找到可以使用他的机灵劲儿的地方,一步一步地爬到了行动处处长的位置。


  只是这行动处在执行别的行动的时候是雷厉风行,但一遇到“毒蜂”就像踢到了铁板,不是慢一步,就是火力不及行动不利。


  “没抓到就没抓到呗,你们又不是第一次失手,这点小事都要汇报到上头,特高课怪罪下来你们帮我顶着啊?!”


  又骂走一批属下,梁仲春把那两纸薄薄的追捕毒蜂失利原因分析报告,烧了个彻底。


  


  6


  新任财政部首席财经顾问明楼先生上任的时候,梁仲春就觉得这人莫名的有种熟悉感。


  不是眼熟。


  等他见到明楼身边跟着的明诚,才恍然大悟。


  早年前王天风还和他有书信往来。内容不多,通常就是问句死了没,再报个平安。


  在欧洲留学那段时间,只收到一封信,五页纸有三页多是在变着花样讽刺他的搭档和搭档的弟弟。


  透过信纸都能感到王天风满腹的不满和一个接一个的白眼。


  啧,如今梁仲春一打开明长官办公室,也感受到了一把恋爱的酸臭味儿。


  有伴儿了不起啊!


  老子还有老婆儿子小妾顺带着一基友呢!


  哼!


  


  7


  再见面,就是明家小少爷要结婚的时候了。


  那是梁仲春第一次看王天风脱下军装穿长衫的样子。还颇有点学者的风范。


  “还回来做什么?”梁仲春翘着二郎腿,摇晃着手里的酒杯,“哥哥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回来送死。”


  梁仲春抬眼,想从王天风表情里瞅出点端倪来,没成功。


  “你想死跟我说干吗?”梁仲春一脸嫌弃,“要死死远点。”


  “想让你给我收尸。”


  


  8


  梁仲春这厢还没琢磨透王天风的话,王天风那边,没过几日就成了汪曼春的阶下囚。


  本不管情报和审讯的梁仲春,第一次去了刑讯室那个阴冷的地方。


  眼前的人虽然没有了在军统训练班时的意气风发,穿着带了血的白衫却仍旧保留着记忆里那抹出鞘利剑一样的锋芒。王天风低着头,看来是被人用酷刑审问了很久。瘸了的右腿没由来的又钝痛起来。梁仲春深吸了一口气,拄着拐杖踱步又走近了些,捆绑着的人像是被吵醒了,抬眼一看,先是一愣,回过神来想伸手,结果扯得铁链子丁零当啷一阵响,他啐了一口嘴里的残血,仰着头噙着笑。


  梁仲春左顾右盼,终于找准时机,把压在袖口的刀片别在了王天风裤缝里。


  起身的时候,他假装恶狠狠的样子拍了拍王天风的脸。


  “早点说,少吃点苦头。”


  王天风在他耳边,用气声说了句“谢了。”


  


  9


  没曾想王天风后来还是逃出来了。


  以叛国的姿态。


  梁仲春看着他一身西装革履人模狗样地坐在办公室里头的时候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他妈真是疯了!你这做的叫什么事儿!你不要自己的命就算了,你还要搭上别人的吗!”


  “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我是疯子。”王天风笑了笑,“我说送死,又不是送我自己一个人死。”


  梁仲春忽然拔出枪来指着王天风的头:“老子真想一枪毙了你!”


  王天风心里头翻着白眼,脸上笑得更欢;“你开枪试试。”


  “于公于私我都该一枪杀了你!”


  “梁处长,我抓到的犯人,还轮不到你来处决吧?”汪曼春踩着高筒靴,快步踏了进来,“况且,王先生现在可是我的贵宾呢。”


  王天风没翻出来的白眼这一刻终于摆到了明面上。


  


  10


  梁仲春带着兄弟赶到的时候,王天风的尸体都已经冷透了。


  拿着白帕怎么都擦不掉脸上的血痕。


  梁仲春捡起了那片刀片,吩咐手下挖个坑,弄个席子,把人裹好,埋上。


  他望着那小土丘,在心里默念,兄弟啊,你我是救不了了,你那徒弟,哎,明家那两兄弟估计也寻思着怎么救他呢,我这也就做个顺水人情,帮他一把好了。


  他撒了一抔黄土在土堆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青山有幸埋忠骨啊……


  


  11


  汪曼春锒铛入狱的时候,梁仲春颇有点幸灾乐祸的想法在里头。


  共事一场,当那女人求梁仲春给个痛快的时候,他没由来地想到了那时候塞给王天风的刀片。


  结果没想到那刀片害死了自己小妾的命。


  兜兜转转,又回到了自己的手里。


  “一条人命啊!”


  明诚看到梁仲春的时候,他就瘫在床边,嘟囔着这句。


  也不知道叹的是哪一条人命。


  


  12


  梁仲春本想着,自己该瞒的也瞒了,该做的不该做的也做了。妻儿远送故里,身边嘛,也就自己一个,没啥好挂念的了。


  这条路自己小心翼翼一步一心眼地走着,终归会到头的。


  那一日,他同明诚交待完身后事之后,竟无端梦到了王天风。


  “瘸子。”


  “疯子。”


  他们俩又像回到了训练班的时候,站在阳光底下,笑得见牙不见眼


  


  13


  藤田派人来的时候,梁仲春连随身的拐杖都没来得及带上,就被人架着走了。


  坐在了王天风坐过的刑讯椅上。


  鞭子没挨几下,该说的,不该说的就都说了。


  


  14


  他没能走出那道铁门。


  也没能看到,王天风压在他破账本地下的一纸信。


  


  15


  愚兄亲启


  抗战必胜


  好好活着。


  


  ——天啊我竟然写完了——




这里有个私设:小明划老师脖子的刀片是老师给的,老师是从梁萌萌那拿的。




  @Mr.Seven  =-=呐……粮……


下次请换个人坑!拜托了!


请像答应紫薇那样答应我!


为什么我突然吃下了这对魔性的CP!为什么!!!!



评论

热度(57)

  1. 等待中的pea小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