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pea

混乱邪恶党,只要角色喜欢基本啥cp都吃╰(*´︶`*)╯

【楼诚】【杜方】你不知道(一)

昵称是个什么鬼:

*我,还是,没忍住,向杜方下手了...
*文题可能不符
*现代AU
*私设多如狗~重度OOC
*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好好写文,好好做人,好好萌楼诚。
**************************


1.明诚&杜见锋


明诚认识杜见锋。
明楼不知道。废话,让他知道了杜见锋还有好日子过么。


明诚是在部队认识的杜见锋。
关于明诚为什么会去部队,官方说法是为了锻炼自己。
只有明诚自己知道他是为了逃避。


为了躲开一个人。
对,就是明楼。
一个把他从地狱带到人间的人,给他希望,给他温暖,给他一切他能想到的最好的。
这样一个人,于明诚而言,应该敬重,应该亲近,应该视若神明,唯独不该爱上他。
第无数次梦到明楼之后,惶恐不安的幼鹿终于想到了逃离。
他害怕,怕明楼知道,又怕明楼不知道。怕自己控制不住要亲近他,又怕自己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跟他亲近。
离得远了,就不想了。不想了,就没事了。


明诚不知道,逃避这个事儿,有个别名叫自欺欺人。


高考结束之后,明诚第一次为自己做了主,跑到了军校把自己藏起来。


然后,
他就认识了杜见锋。


杜见锋是一朵奇葩,大奇葩。
至少明诚是这么认为的。


明诚毕业下连队,分到杜见锋在的连当指导员。
哦,杜见锋当时是连长。


杜见锋是个典型的兵痞,每天脏话不断,耍流氓耍的那叫一个熟练。


但是杜见锋是个守身如玉的,处男。


这事儿明诚一开始也不知道。


但是明诚是怎么知道的呢?


事情要追溯到明诚刚去报道跟杜见锋打了一架然后惨遭调戏的时候。


你长得真像老子媳妇儿。杜见锋瘫在地上大喘气。


哦,那可真不是什么好事儿。明诚坐在一边,喘,但是喘得比杜见锋好看。
没办法,明家高门大户书香门第,偶像包袱还是有的。


老子媳妇儿可比你温柔多了。杜见锋朝天翻了个白眼。


你说你咋跟老子媳妇儿这么像?杜见锋还是纳闷儿,这眼睛,这下巴,这小嘴儿。


怎么的?你是想泡我还是想睡我?笑话,明楼大少爷教出来的人怎么可能任由别人调戏呢。


鬼才想睡你!杜见锋一个激灵从地上蹦起来。脸有点诡异的红了。


那你就是想泡我了?明诚眼睛一眯,嘴角一歪,慢慢站起来,扯着领带往杜见锋那边走过去。


你你你要干什么?姓明的我告诉你你再过来老子动手了啊!杜见锋被逼的不断后退。


我怕你不成。明诚一笑,啪的一声给杜见锋来了个树咚,我有没有说过你长得也特别像我男朋友。


你你你别乱来啊,老子是有家室的人。杜见锋一哆嗦,咽了口吐沫。


啧,明诚松开他拍了拍手上的灰,一脸的嫌弃,就这点本事,还你媳妇儿,没搞定呢吧?


你什么意思?杜见锋撸袖子要动手。


没什么意思,就是我还得跟你在一块干活儿。明诚整了整衬衣袖子,又整好领带,突然灵光一闪,哎,杜见锋,你不会还是处男吧?


给老子滚!杜见锋一脚踹过去。


杜见锋心里的那道白月光叫方孟韦。
明诚又是怎么知道这事儿的呢?
还不是怪杜见锋蠢!


明诚原来喜欢他大哥明楼。
杜见锋是怎么知道这事儿的呢?
还不是因为老子机智!


杜见锋不爱学习,混了个高中毕业就当兵了。
明诚从小就是学霸,军校毕业的高材生。
所以杜见锋有时候会跟明诚讨教点什么。
基本都是杜见锋到明诚宿舍找他,拎着本书。


然后杜见锋在自己的书里抖出了方孟韦的照片。自己不好意思了就去乱翻明诚的东西,翻出了明诚写给明楼的信,永远不会寄出去的那种。还有明诚桌子上的全家福。


嘿,你别说还真他娘的像。杜见锋又懵了。


这就是你喜欢那人?明诚看了眼照片,给杜见锋递了根烟。


嗯。杜见锋用力吸了一口,倚在窗口追忆往昔。


杜见锋父母走的早,靠着亲戚的帮衬和父母的抚恤金也倒够他活得挺好。


杜见锋不缺钱,也没人管他缺不缺别的。
自己躺在家里也没个人说话,日子么,凑和过吧。
方孟韦是他同桌。
这小子其实挺烦的,爱唠叨还爱哭。
杜见锋你能不能认真点上课?
杜见锋你压着我书了。
杜见锋你说你现在不好好学以后能干什么?
杜见锋你得吃饭去,不然饿出问题来怎么办?
杜见锋你哪来那么多仇人,你再打架信不信我告诉班主任?
杜见锋,你会不会做啊?不会我教你。
杜见锋你疼不疼啊?你忍着点我得给你把血擦干净再上药。
...


方孟韦其实不爱唠叨,也不爱哭。
其实吧,有爹没爹其实差不了多少。
这个道理是杜见锋第一次收留方孟韦的时候悟出来的。


杜见锋不愿意回家,也是,一点人气都没有的房子,谁愿意回去。
然后16岁的杜见锋在街上闲逛的时候碰见了方孟韦。一伙小混混围着他指手画脚。
哎,干嘛呢!警察来了啊!杜见锋吼了一嗓子,抡着块板砖就过去把人赶跑。
呦,小少爷这是怎么了?杜见锋阴阳怪气地问了一句。
方孟韦穿着学校的白校服,白净的脸上挂着泪,抬头看了一眼,就哭了。
杜见锋...
哎你别哭呀,老子又没欺负你!杜见锋最见不得别人哭,一哭就手足无措。
我离家出走了。方孟韦抽抽搭搭地说。
呦,离家出走。许是这种事儿他干多了,忽然就觉得这小子是自己人了。
那,要不你跟我到我家去?杜见锋没等人回答,就把人带回了家。


你吃饭了没?没吃老子给你做点?哎,你怎么就离家出走了?...
家里太久没来过活人了,杜见锋好像把这些年攒下的话都说完了。
方孟韦一边吃着杜见锋煮的面条,一边回答问题。


一个当行长的爹,一个混但是特牛的哥,还有一个后妈,一个姑爹,一个表妹。听着挺和乐的一家子,看着都宠着方孟韦,其实呢,大哥再混,他干出点什么大事儿来,老爹是真心高兴骄傲的。他呢?从小到大,听话努力懂事,除了越来越厚的零花钱什么也没有,连一句夸奖也没有。
他们是家人,只有我一个外人。方孟韦又哭了。


你他娘的哭啥,老子爹娘都没有不照样活得好好的。杜见锋心里憋屈,这小子这么牛逼感情家里都不当回事儿啊。


那天之后,杜见锋跟方孟韦的关系一下就好起来了。
方孟韦想考最好的高中。
行,考。杜见锋牙一咬,不就是学么,老子就不信了。
结果还真考上了。出成绩那天杜见锋恨不得睡死过去。


高中,杜见锋是真不想读下去了。
你不干了我怎么办?方孟韦就问了他这么一句。
行,孟韦你说读咱就读。杜见锋又一咬牙,老子再陪你三年。
方孟韦不想回家。高考志愿填了远离北京的学校。杜见锋不想学习,落榜是意料之中。
方孟韦以为见不到杜见锋了,跟他大吵了一架。


哎你等等,你在北京参军怎么到上海这边来了?明诚问。


老子特地来这边报的名。杜见锋说,这边离上海不远,孟韦有事儿了,老子还能陪陪他不是。老子就想离他近点儿。


杜见锋其实特别纯情来着。


听完杜见锋的故事,明诚带着杜见锋溜出去喝酒。
明诚酒量不如杜见锋,被忽悠着说了自己的那点破事儿。


你他娘的命也够苦的。杜见锋说。
不苦,我一点都不苦。明诚喝得迷迷糊糊的,我大哥对我可好了。
好个屁。杜见锋说,他又不喜欢你,对你这么好有个屁用。
杜见锋,你再说我大哥坏话信不信老子抽你!明诚红着眼睛瞪着杜见锋。
行行行,不说,不说。杜见锋拍拍他的肩膀。
杜见锋。明诚趴在桌子上叫他。
嗯?杜见锋拣着盘子里的几个花生米扔进嘴里。


我想我大哥了。明诚没抬头,不过听声音估计是哭了。你不知道,我特别想他,越见不到越想他。


老子知道。杜见锋不好意思说他也想方孟韦了。


你不知道。明诚继续趴在桌子上哭,只要他说一句,就一句,哪怕他说让我回去给他洗衣做饭都行,我多远都回去,哪怕一句也行,我想他。


明诚一边哭一边说,杜见锋一边听一边喝。明诚哭得差不多了,杜见锋也喝的差不多了。


哎,该走了啊。杜见锋拍拍明诚,两个醉鬼勾肩搭背地往营地走,一路走一路唱着军歌,你别说还真挺好听。


结果俩醉鬼被营长批了一通,写了五千字检查。


之后明诚和杜见锋就过上了一起抽烟喝酒吹牛逼的日子。不过也没持续多久,明诚到他们连队的第三年,那个时候杜见锋已经升了营长,明诚调到他们一个团的另一个营当营长。刚一个月,屁股还没坐热呢,明诚就走了。


原因很简单,明楼来信了,说自己接手家里的公司了,希望他回去当助手。


明诚二话不说打报告退伍回家。


杜见锋知道,他说过的,只要明楼一句话,就是有刀山火海他明诚也能回去。


这些事儿,明楼都不知道。明楼不认识杜见锋,也不知道明诚为什么每封信都问他工作是否顺利,生活是否顺利。


我希望你给我个理由回到你身边。你只要给我个理由,刀山火海我也回去,千山万水我也回去,我只要你给我个理由啊。


*************************


tbc


一个矫情的脑洞~

评论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