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pea

混乱邪恶党,只要角色喜欢基本啥cp都吃╰(*´︶`*)╯

[楼诚衍生]垩土时代 1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嗲赵天天在脑子里闹腾要出场!我控制不住了!


PS:时间线是嗲赵的。


PPS:题目致敬王小波。


 


1  嗲赵还只出现了一个名字!


 


自从海昏侯特展在故宫开展以来,王胖子就没给过胡八一好脸儿,成天价抱怨他胆子太小,步子迈得跟个小脚老太太似的,这么一笔泼天富贵生生错过了。连大金牙也嘬着牙花子敲边鼓:“胡爷,改革开放眼瞅着就三十年了,像这样的大斗可是下一个少一个,老话儿怎么说来着,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啊。话说回来了,您又不是没眼力瞧不见,”大金牙尖起嘴唇食指一下一下叩着他那颗粽子嘴里拔出来的金牙,口沫横飞的表情透着那么猥琐,“都定准了穴,何必都留给他们考古队呢?”


胡八一不耐烦听这些埋怨,干脆拖着王胖子大金牙去了故宫,直奔海昏侯特展而去。才到展厅外头大金牙就被人群挤散了,胡八一也不等他,扯着王胖子往人堆里挤,肩膀一缩一扛,拱开空档就往前排钻。胖子身手虽然不坏,奈何块头太大,跟在胡八一后头一溜歪斜地撞开周围各国游客,也挨到了头排的好位置,立刻被展柜里的黄金晃了眼。


“好东西,真他妈的好东西,”胖子差点口水都流出来,俩眼贼光四射地瞅着那些金饼子金疙瘩,“这得有个几百斤吧?”


胡八一眼角瞟他一眼:“你还知道这是几百斤啊小胖?照你那个舍命不舍财的凑性——”他把声音压得很低,确保没有外人听得清楚,“真下了斗,你还不得全都背上来?”


“那必须啊,金咂!胖爷就待见这个!”胖子胡萝卜似的手指头在玻璃展柜上痛苦地挠了几下,回头就去怼胡八一肚子。“都他妈赖你,我就说南昌那个斗有好东西……”


胡八一捂着胖子的嘴把他拖出去,胖子咿咿呜呜地挣扎,两条粗腿可劲儿踢腾,在人群中引起一阵小小的骚动。胡八一编瞎话的本领本就不次于大金牙,当下做出十分焦急的样子来:“劳驾劳驾,让让!我朋友有羊角风,大概是冷不丁看见我国这么些个文化瑰宝太激动,把羊角风勾起来了,我带他出去吸口新鲜空气,大家让让啊不好意思。”


等到出了展厅,胖子挣开他的手,气道:“你才得了羊角风!放着这么些好东西不要,非来念什么考古研究生!你他妈下斗是不是还得全程录像直播啊你?认贼作父!数典忘祖!”


“小胖,你这成语用得还不如人shirley杨呢。”胡八一刚掏出烟来,想起北京那要命的禁烟令,又放了回去,转而往嘴里扔了两颗口香糖,“别一看着金子就激动行不行?用点脑子!海昏侯墓五年前就开始挖陪葬墓了,五年前你在哪儿呢?高中毕业了么?这五年考古现场一直就没断过人,你给我下个斗试试?再说了,卖金子能卖几个钱,直接把马蹄金麟趾金化成金条卖那叫暴殄天物,直接出手,就大金牙那档次,能找着什么样的下家?”


胖子满脸不讲理的蛮横相,眉毛一边高一边低,小眼睛眯缝着上下在胡八一脸上打量半天,凑过来问:“你非要回国念这个狗屁研究生,恐怕不是为了你说的那个‘理论深造’吧。党的政策你是知道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小子是不是把人shirley杨睡了还不想负责?”


“别扯蛋。”胡八一立刻觉得脑仁儿疼,某种意义上来说胖子一针见血的指出了部分真相:他确实不想对shirley杨负责,但天地良心,他可没睡她,再说美国人民作风开放着呢,真睡了都不算个事,现在连手都没拉过他凭什么要负这个责?


给大金牙发了条微信,胖子又惦记着中午吃什么,闹腾着要吃朝鲜菜,东二环的海棠花,其实就是想看朝鲜姑娘唱歌跳舞,顺便调戏调戏。胡八一心想这人的低级趣味是没治了,掏出公交卡打算下地铁去。胖子一看地铁站入口乌央乌央的人就发起了牢骚:“你说,咱们也算是有点身家的主儿了,吃顿饭还得挤地铁!没有玛莎拉蒂也不要紧,奔驰宝马总得买一辆吧?大金牙都他妈开上法拉利了,你买一长城哈弗……老胡,你也太抠了,胖爷坐地铁还不挤成饼啊?打车打车,又不远!”


“你能开法拉利去下斗?等你自己摇着号的时候,别说买玛莎拉蒂,买东方红拖拉机我也不拦你。”


胡八一来回瞄了两眼,刚发现出租车,胖子已经迫不及待地奔过去,这年头打车不用抢的根本没戏。结果跑到一半,斜刺里冲出来一辆红色的凯美瑞咣地把胖子撞出去七八米。开车的是个短发俏丽的妹子,下车一指胖子先发制人:“你碰瓷!”


胖子本来看见是个年轻美貌综合得分至少90起步的美女,已经打算自行起身腆着脸要手机号了,碰瓷两字一出,立刻倒在地上嗷嗷喊疼,从兜里掏出一沓粉红的百元大票来力争自己不是碰瓷,表示一分钱赔偿不要,兹要妹子把自己送去医院就行,看病花钱都可以自己掏,可有一节,得把碰瓷俩字收回去,胖爷丢不起这个人。胡八一抱着膀子混充围观群众看胖子唱作俱佳地闹腾了半天,实在是看不下去,咳嗽两声开了腔:“女士,我们真犯不着碰你这个瓷,我这兄弟就算跑出来有点突然,你也不能恶人先告状吧?”


“你叫谁女士呢!我看着像那么老吗?”曲筱绡愤愤跺脚,随后计上心来,“行行行,怕了你们了,上车,去医院!”


曲筱绡自从上次崴了脚,就对骨科的小赵医生,赵启平,一见钟情。奈何小赵医生残忍冷酷无理取闹地拒绝了她——两次。曲筱绡的世界里还从来没有能拒绝她的男人出现过,越发觉得赵启平像天上的星星,怎么也得摘下来赏玩一番,奈何找不到机会正大光明地去见他。她自恃身份,就算倒追也不肯死缠烂打,这回这胖子倒是给自己提供了一个好由头。


胖子目标达成,飞了个眼色给胡八一,胡八一便过来要扶他,胖子右脚刚一使劲立刻觉出不对,脚腕子疼得邪性,搭着胡八一肩膀站起来,单腿儿跳到车边上:“老胡,胖爷这回可真崴泥啦,倒霉!”

评论

热度(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