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pea

混乱邪恶党,只要角色喜欢基本啥cp都吃╰(*´︶`*)╯

【楼诚】天随人愿(现代AU,明家日常)

澄江一道:

现代AU,除了可领证外没啥别的设定。AU是因为我用原背景写文数次,每次都忍不住去刷原剧了!再怎么写都萌不过原剧啊!


这章前面会介绍下背景,后面是各种日常。全文主欢乐加齁甜,长度不定,尽量少OOC


 


结婚这事儿,属于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某日明家大哥撑肠拄腹,睡不着就看着枕边人发散思维。一直联想到如今山河犹在,国泰民安,齐眉举案,不娶何耽?


娶!


最近左右眼皮轮流跳总觉得有事儿要发生的明秘书照例在下班前接到了隔壁的电话,名为公务繁忙实为不务正业。


“明天有空去买对戒指,款式你选,价格你定,钱我出。”声音平稳,语调从容。


长期代购各种礼物的明秘书敏锐的从呼吸中察觉到事情不对,思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面上微红,心下却想着大哥这几天宵夜吃的多,不知戒围又增加没有,等会儿去趟隔壁牵个手量一量好了。


明秘书停顿的时间略长,说出的话却是一如既往,幸亏这话只有四个字。“哎,知道了。”


等过了几天,明秘书开着车,面对自家大哥天气不错去扯个证吧这样的理由淡定的拐个弯去了民政局。


反正从十岁起就跟人家在一个户口本上了,纠结什么呢?


 


打小就经常一开门看见哥哥们秀恩爱的明家小少爷对此乐见其成。天可怜见,因为总是推门见喜,明台长大了也不爱走门,反而翻窗户爬屋顶水平颇高。如今二位终于合法,彻底断绝了将来再多两个嫂子管自己的可能性,常年处于被姐姐哥哥管着的小少爷简直欣喜若狂。


可惜小少爷在明家说了不算,一家之主的大姐盛怒之下,家法伺候。


明家有条不成文的家规,不管谁犯错,归根结底都是大哥的错;无论谁被罚,总而言之大哥都要挨打。


大姐这一手鞭法,是小时候玩抽陀螺苦练多年而成,稳、准、狠,被打到的人都说疼。可惜遭逢家中变故,十七岁便接掌明家,在外人面前一贯是典雅端庄,多年技艺只能偶尔在小祠堂抽抽大哥。


“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不禀告父母,也不告诉我,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姐了!”


明镜柳眉倒竖,倒不是为了这事情本身。毕竟早就知道二人之事,她气也气过了,打也打过了之后,护短之心顿起,对这一对儿怎么看怎么顺眼。只是这般悄无声息的拐了人去登记,莫非还怕自己反对不成?大姐没来由的生出一股无明业火,无处可发,全都烧向明楼。


“大姐此言差矣,反正大姐定然是要我来跪的,禀报父母和大姐教训一起做了,免得耽误您时间。”明楼对今日场景早有准备,辩口利辞,只盼大姐能息怒停嗔,熏风解愠。“况且有证再来拜会父母,方显诚意十足。”


明镜看向跪在父母灵位面前的弟弟,虽是跪态,却傲然挺立,风姿丰伟,恍惚中想起去年刚知晓二人私情的时候。


去年夏夜,明台去参加真·同学聚会,午夜未归。大姐心系幼弟,既无睡意索性下楼去大厅里等他。谁料书房门未关严,一阵强风吹过,皎皎月光下,大姐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和谐,唯美,温馨,般配。


颜值高,音色美,节奏好,感情深。


只是主角不是自己的弟弟们就好了,可要不是自家两个弟弟画面哪有这么好看?不对!回过神来的大姐一声怒斥,将罪魁祸首叫到小祠堂一顿猛抽。


自己打完之后是怎么被他说服的呢?


“我从不强人所难,自然是两情相悦,情不自禁……好,不说细节。”


“大姐千万莫要怪阿诚,是你弟弟淑质贞亮,英才卓砾,他喜欢上我,也是情有可原。”


“都怪我教人教的太好,阿诚是我一手带大,当然是风流蕴藉,怀珠抱玉,我喜欢上他,亦是不由自主。”


“我和阿诚相伴十六年,眼下情投意合琴瑟和鸣,大姐何愁之有?”


“大姐莫气,您心疼他,他心疼我,如此循环,总归是您要伤心。”


…………………………


明镜边回忆着一年前让她闹心的往事,边执鞭听着弟弟狡辩,忽然明白自己是被算计了,“你那时候是故意让我看见?”


明楼观察着大姐表情,心下了然,“大姐当时忧心小弟,总要找些事情来分散下注意力,免得郁结于心,再伤了身体。”


大姐非常有取开鞭子抽一抽的冲动,“这么说来,你大半夜的吓我一跳,反而是我为我好了?”


“明楼不敢。”大少爷语气诚恳,毫无歉意,


我可没看出你不敢!其实大姐也不喜欢家暴,奈何自家弟弟们个个伶牙俐齿巧言善辩,口头教育容易被带到沟里,只能打。“你的意思是说我迟钝?”


“我们从未避嫌,可是大姐纯正无邪,一直不曾察觉。”简而言之,大姐好骗。


“你,你,你!你这张嘴啊,真是能医死人,肉白骨!也不知阿诚那孩子看上你什么了!”


明楼仰首凝视大姐,答的有理有据,“大姐教出来的弟弟,自然是哪里都好。”


明镜气结,竟不知是该夸他脸皮厚还是夸他马屁拍的好,一句话里称赞了自己,又恭维了大姐,可仔细想想,还觉得他一秉虔诚,说得是句实话。大姐脸色更沉,我怎么也学他脸皮厚起来了。


“我当年同意你们一起去法国,本来是指望你们能兄友弟恭,兄肥弟瘦,结果……”


明镜说到这,怒目盯着眼前人,反而无言继续。想当初送走的大弟弟清逸俊朗,现如今还真是应了这字面意思的兄肥弟瘦。想必这些年在国外,被照顾的极好。罢罢罢!终究是件终成眷属的喜事,木已成舟,自己也只有顺水推舟。大姐一个甩手回扬,利落的将鞭子收了回来。


事不关己窝在房里的明台听到小祠堂门开,正等着看热闹,却发现明镜是向他房间走来,“明台,大姐终于可以一心一意的只给你相亲啦!”


还未到法定婚龄的小少爷从床上一跃而起,你们领证,为什么被坑的还是我!


 


无论是腊尽春回,还是岁暮冬寒,每一天都很适合坑弟。


小少爷寻寻觅觅,终究在上海滩找到一张书桌。


大少爷兜兜转转,总归是被大姐召回自家企业。


 明大教授回国后,本想继续传道授业,教书育人。大姐未曾阻拦,却向他开口要人,“你啊,我管不了。把你的阿诚借给我当个理财顾问吧!”


大哥但笑不语,思忖从倒霉弟弟明台身上找个话题岔开大姐问话,是考试不及格还是勾搭小姑娘,这是个问题。


大姐人如其名,心如明镜,虽算不过弟弟,被忽悠的多了也能猜出他心思,“既然没意见,就是答应了?阿诚那边我来跟他说。”


装傻不成,只得开口,“长姐如母,在明家,自然是姐姐说了算的,但阿诚十岁进门,就一直跟在我身边。大姐要我的人,总该要问问我的意见吧?”


先发制人成功,果断跑路的大姐闻言回头,居高临下的笑看沙发上的明楼,“你的意见?我都把他要来了,你来不来?”


少年旧事,离家多年,偌大家业靠大姐一人支撑,明楼心中有愧,终是双双进了明氏集团,为大姐效犬马之劳捎带着继续办公室恋情。


明教授本要去任职的学校,特聘变成了客座,好巧不巧,正是小少爷要去就读的那所。


逃脱家中管教开开心心去报道地明台刚进学校,就在橱窗里看到了自家大哥那张熟悉的脸。


小少爷呜呼哀哉,果然走到哪里大哥都是我大哥。


 


这天晚上明楼有个关于国际经济的讲座,顺便去看看家里那小家伙又起了什么波澜。


“记得别发火,也别让他发火。”明秘书一手文件一手咖啡还操心着兄弟吵架的公私事全包的推门进来。


还没想好怎么吓唬小弟的明总先听到了求情,感到自己家庭地位在降无可降的情况下又凭空低了一截,“你倒是知道心疼他!”


递杯摆盘塞文件,明秘书新职务换了没多久,已然是干脆利索,“其实明台心中还是很敬重你的。”


“我怎么没看出来。”咖啡香醇浓郁,送过来时正是最适宜饮用的温度,


阿诚整理着新送来的一堆文件,漫不经心地甩出来一句,“他小学时候第一次约女生出来,就是效仿你当年约会,请小姑娘去吃草头圈子。”


冷不丁被提到前女友,明总拿着咖啡杯的手一抖,泼出一桌子大小不一的深褐色圆点,个个都像草头圈子。阿诚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放心,这壶水我看着它开的。”抽出几张纸刷刷擦净溅出的水珠,阿诚没抬头就猜到了自家大哥想到了哪出儿,“那小姑娘不愿意吃猪大肠,回去后气的一星期没理明台,他也没迁怒你,不是敬重是什么?”


长年在家里负责各种背锅的明楼觉得有点冤,“这也是我的错?”


“就算这个不是,前几天那个肯定是。”阿诚修长的手指快速输入个网址,“他上星期上完王天风的课,要带一个女生去维也纳。”


明楼许久未体会呛住的感觉,今儿这咖啡是彻底喝不成了。


纵使跑到离家一小时车程的地方,小少爷依旧逃不过两个哥哥的围观。学校bbs上明晃晃的大标题:偷拍明台表白于曼丽的视频来啦!!


画面中明台穿着件白色衬衫,简单却更显俊逸,看样子是在室外走廊上。点开后传来慷慨激昂的声音:“于同学,短暂的度假,可以让我们彼此更加了解,促进感情,建立良好的友谊和信任,有利于今后更好的合作。你带着我,我带着钱,只要老师准假,我们现在就出发!”


画面抖动,移到一清纯秀丽的女孩身上,脸涨得通红似想打人,只是大庭广众之下不方便动手,“你、你为什么要带我去维也纳?”


小少爷一身正气凛然,气逾霄汉,“你是我未来的四年搭档,这么好看的地方当然要带你去见见!”


视频至此戛然而止,明楼却见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对着自己,似笑非笑,“是不是听着耳熟?”


明楼努力回想自己历年坑小弟的历史,终于记起来小少爷几年前暑假突发奇想,跑去法国强势当了两个月的电灯泡。


明台正是好奇心胜的年纪,每天都是十万个为什么,“大哥你为什么来法国啊?”


明教授那天恰好不忙,闲来无事逗逗小弟,随口答道,“因为好吃。”


总不能说是因为之前招惹了前女友。


“那你为什么要和阿诚哥一起来啊?”


明教授回应的一本正经,“这么好吃的地方当然要带他尝尝。”


总不能说是因为后来变成了现男友。


怪不得大姐总说小弟最聪明,多年前的戏谑之言,倒是记得牢靠。


阿诚轻笑,“幸亏大哥你追过的人少。”


明楼绝不贪功,“你的功劳。”


糖衣炮弹完全无用,阿诚不置可否,“可我总觉得你那时候话里有话。”


反正已过了那么多年,明楼倒是说了一半的实话,“其实当初除了求学,主要是带你去提升厨艺。”


阿诚哑然,在法国数年自己确实是西餐中餐两手抓,读着大学的同时修着新东方,活生生把大哥养成了重之如铁。


重之如铁同志毫无自觉,“今天中午吃什么啊?”


明秘书深思片刻,温顺一笑,“草头圈子。”


 


明台小少爷晚上没课,确切的说他已经好几天没去上课了,倒不是因为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维也纳,而是他祸不单行,人太聪明,不慎撞破了师兄郭骑云的恋情。这事本来稀疏平常,奈何郭师兄他导师是学校里著名的学术疯子王天风。王老师醉心科研,认为这太平盛世,正是钻研学术的大好时机,儿女情长都是虚度光阴,对不起这清平世界,朗朗乾坤。门下子弟一溜光棍,跟着王老师焚膏继晷,单身万岁。


郭骑云撞在枪口上,最惨也就是被训斥几天,偏偏明台不怕死的多嘴补了一句,“谁说谈恋爱影响学习的!郭师兄打碟打的可好了!”


后来郭师兄就变成碟了。


几日不见,明台这次是真心实意的将郭师兄约到学校后门的餐厅赔礼道歉,并真诚祝愿他长命百岁多扛两年扛到毕业,不过想想郭师兄是硕博连读估计再多两年也不够保命……


还没等他开口,郭骑云倒是先摆手作罢,“之前的事儿别提了,”猛灌了一杯清水壮胆,“王老师让我告诉你,他看上你了,以后我们有实验都叫上你一起去。”


“啊?”明台一口水喷到了隔壁,好在转头及时,权当是给窗边植物浇花,“他要从精神上虐待我?”


“不是,”郭骑云替王天风辩解了几句,又觉得明台说的有道理,“也是。”自我否定了半天,得出结论,“他是真看上你了。”


“我才不去呢!”明台才貌俱佳兼财貌俱佳,自幼招蜂引蝶无数,可没想到能招惹到这位疯子,“我年纪轻轻,又不自虐。要牺牲也不能牺牲在王天风的实验室吧!”


过来人郭师兄无奈的劝他,“王老师说,你要是不答应,就年年挂你科。”


“我还怕他不成!他又不是全校必修!”小少爷不信。


“他不是全校必修,是你必修。”同系学长郭师兄实话实说。


郭师兄你是来火上浇油的吗!小少爷出离愤怒,“大不了我不上了!我又不是没干过这事儿!”


王老师真是神机妙算啊,郭骑云一边感慨老板英明一边惋惜明台可怜,“你要是敢走,他就告诉你大哥你是因为没本事过他的课才退学的。”


明台课上的不多,小道消息倒知道不少。他隐约晓得明楼和王天风是多年旧识,针锋相对咄咄逼人又带着点惺惺相惜。具体关系明台保命要紧从未敢问,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前狼后虎,都毒。


“你再好好想想,我约了人先走了,”郭师兄心善,看不得明台如此难过,决定眼不见为净,您慢哭,我先撤。


服务生一分好心九分八卦的过来询问,“先生您不是失恋了吧?那位先生的餐点还上不上了?”


小少爷内心涕泗横流,什么失恋老子马上这辈子都没得恋了!举起刀叉,“上!全部都上”


化悲愤为食欲,明台狼吞虎咽吃完了两份牛排,总算觉得舒心了些。正打算消灭两份甜品,觉得面前被人挡了光。叼着叉子抬头,叉落人呆心慌慌,“大、大哥!”


明楼夷然自若的他对面落座,“你几天没去教学楼了?”


“我,我天天去啊,”天天在宿舍远望教室,身不能至心向往之。今儿一晚上二次受惊的明台四处看了看,“阿诚哥呢?”


“大姐晚上有事,陪她出去了。”明教授不急着骂人,先翻菜单。


明台惊吓过度的小心脏又是一颤。完了,护身符不在。


纯属好奇的明台曾经问过阿诚,“你和大哥会吵架吗?”


当时阿诚开车送小少爷回学校,惜字如金的给他吐了一个字,“会。”


没想到居然能问出来八卦的明台兴趣大增,你俩感情都好到完全不需要语言沟通了,居然还会开口吵架?“阿诚哥,都是因为什么啊?”


刚巧遇到一百多秒的红灯,阿诚把车停稳,对着小少爷笑得温和,“你。”


明台在不寒而栗的同时又觉得温暖感动,人类情感真是奇妙。


今天阿诚哥不在,是没人替自己吵架了。虽然阿诚哥也不一定能吵赢大哥,但自己是百分百只有输的份儿。


流年不利的小少爷认真思考现在求神拜佛还管不管用。


点完餐的明教授心情大好,用实际行动告诉小少爷要相信唯物主义,“你天天去教学楼,不知道今晚有我的讲座?”


原来于曼丽同学晚上有事是去见大哥了,明台恍然。他完全不能理解于同学不知为何非常崇拜明老师,总觉得前世相识却无缘见面,今生能听他讲课就觉得很幸福。明台心想确实也就听课的时候幸福点,真在一起生活不是打断你的腿就是扒了你的皮啊,曼丽你这么楚楚可人的小姑娘,这种随时中枪的日子还是放着我来吧…


见明台神游物外,明楼愉悦的打断他的逃避现实,“我特意去看了你的出勤情况。”


“哦,啊!怎、怎么样?”明台干笑两声,差点忘了自己腹诽的对象就坐在眼前,还掌握着自己的生杀大权。


明教授沉思片刻,给了个中肯的评语,“挺真实。”


明台瞬间进入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模式,嘿嘿两声赔笑。他想不到大哥要干嘛,但根据以往的经验可以判断,自己要倒霉。


“刮风下雨从来不去,风和日丽看你心情。对女老师怜香惜玉,对男老师随心所欲。很有个性。”


语气如往常平静,明台心中愈发紧张。恰巧刚才那个服务生又来送餐,满脸八卦的想怎么又换了个男人,被明楼一个眼神吓得缩回墙角。


明教授明显对食物的兴趣大于自己,明台不敢往枪口上撞,低头糟蹋甜点。


等到明台把冰淇淋戳成了奶昔,才听到大哥吃饱喝足,总算开口,“不过你居然敢翘王天风的课,不愧是我弟弟。”


感谢天感谢地尤其感谢郭师兄!要不是你给我的勇气我还真没胆量翘王天风!明台心中大喜,看样子这次是逃过一劫。


“这次既往不咎,但以后如敢再犯……”


“大哥放心,如敢再犯,我自己去向大姐请罪!”小少爷抢着发了个毒誓。看来,是时候请同学帮自己签到了。“谢谢大哥教诲!”


“这么爽快?”明教授发觉有诈,上下打量了几眼小弟,说的慢条斯理,“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既然被识破,明台干脆理直气壮的求人,“我前几天没去上课,把人文选修课的事儿给忘了,错过了报名时间,大哥你帮我给学校说一声呗。”想了想觉得说服力不够,“你要是不帮我,我就告诉大姐!说你耽误我学习!”


主动求学?明教授觉得新奇,“你又不去上课,选了干嘛?”


“谁说我不上课了?只是那些课我都不喜欢!”没摸清敌我情况之前,明台不打算说出自己被王天风盯上的事,先多攒点学分要紧。


明教授本想再刁难一下小弟,可转念一思量,有了新主意。“可以。但有一个条件,科目我定。”


“行啊。”小少爷戳完了冰淇淋拿水果开刀,誓把奶昔改成果味奶昔。反正是人文课,你还能让我去杀人放火炸火车不成?


手机叮的一声,有新消息进来,明教授滑屏解锁,面色温柔。


啧啧,明台苦着脸,心道你刚才对我那笑容果然是假笑。


明楼回完消息,心情正好,无视了小少爷的表情,“大姐那边的活动结束,我也该走了。周末记得回家!”


合着是家里没人你让我陪你在这消磨时光的!明台忍下哀怨,想起还有一件大事未了,“等等大哥!还没结账呢!”


明大教授一脸惊讶,“你出来吃饭居然不带钱?”
“我最近被偷多了,只带了两人份的钱!”自从维也纳宣言传播甚广,小少爷被学校周围的小偷们贴上了傻多速的标签,专盯着他一个偷。


明楼上下打俩了几眼蔫了的小弟,遗憾摇头,“计划不够全面,欠考虑。”


最近缺钱花的明小少爷被他这几眼看的习惯性想怂,为了钱包还是负隅顽抗,“我又不知道你要来!”


明教授不紧不慢的在小少爷的惊呼中又叫了杯茶,“遇事太过慌张,不稳妥。”


大哥你能不能别在这评估我了给钱要紧!阻拦点单未果的小少爷连忙喊冤,“我是学生!我没钱!”


“你是这所大学的学生。”


“那你还是这大学的教授呢!”


明教授不为所动,底气十足,“客座。”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明台垂死挣扎,“客座教授也是教授!”


“客座的意思是,我是客,你是主。”明教授一根根掰开小少爷死死拉住自己的手指,拿起外套起身离开,又语重心长的教育一句,“明台,自己的主场,千万不要让别人反客为主。”


 


没带够钱的主人翁明台,守着大哥点给自己据说提神解郁的胡椒薄荷茶,和账单面面相觑。


怒饮一杯茶后果然醒脑,小少爷点开微信向能当家作主的人告状:阿诚哥!大哥和你一样过河拆桥!到我这蹭饭,居然把我留下来抵债!


没过一分钟,便有了回复:没生活费了?我先从他卡上转给你十万,用完告诉我。


紧接着又来了一条:好好学习,不许贪玩!


瞬间变得有钱组团去维也纳交流情感的明台捧着手机终于感受到了哥哥们的温暖,决定不负厚望明天一定去上课。可是想了下课表明天是王老师四节联排,小少爷脑中一架天平摇摆不定了一秒,王老师战胜了哥哥们,算了,还是翘吧!


 


TBC


 


钱数我是按照小明买大衣的价格估的,书不在身边,很多东西细节也记不清了,bug什么的请见谅~


本来想两千字搞定六个段子,结果太罗嗦爆到七千字才码了四个TAT其实整篇文我脑补最欢乐的是大姐和曼春吵架,在脑子里炒的可欢了,可实在码不动了……


动笔之前我最不想写的就是大哥,因为觉得大哥最容易OOC,结果写完一看大哥贯穿始终……而且脸皮极厚……我看剧的时候明明可敬重大哥了一定是哪里不对!


好久没动笔,生疏了不少,谢谢能坚持看到这里的亲们~\(≧▽≦)/~


 


 

评论

热度(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