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pea

混乱邪恶党,只要角色喜欢基本啥cp都吃╰(*´︶`*)╯

[台丽/楼诚衍生]无常 (地府AU)00~01

寒山一带伤心碧:

*主线为台丽的单元剧,每个小单元是楼诚衍生  @Miranda 你可以直接当成原创来看。。。


*主线大概会是逗比发糖向




生也无常,死也无常。


世间种种,万般不由人。


 


00.序


 


B市,第一附属医院。


11楼的贵宾病房窗明几净,把整间病房笼入一片纯白日晕。躺在床上的病人极为苍老,身上插着呼吸机,心电仪上的图线在不安地跳动,如一朵风中之烛。


任谁也看不出来,这个苟延残喘的老人,是曾经叱咤风云的政府高层。


周雄渐渐从昏沉中清醒了起来,费力地呼吸着。他已经八十二了,然而他的生命中还有太多未竟的遗憾与野心。


不,他不相信。他有钱,有权利,他已经住进了最好的医院,请了最好的医生,他不会像别人那样成为一个虚弱多病的老人,最终普普通通地死去。他在意识浮尘中模糊而凶狠地如是想,而忽然之间,老人睁大了眼睛。


他看见纯白而绚烂的光从窗口漫进来,如同神圣的洪流,而一个纤细的身影自虚空中踏光而来,渐渐向他走近。


那是一个纤细的少女,浑身笼在柔光之下,皮肤白得几乎透明。她有一张精巧的瓜子脸,带着美得无法言说的微笑,那一身白裙就像是画中天使,仿佛踏着云端而来,拯救世间苦痛。


周雄激动地睁大了眼睛。


天使!天使来帮他了!


少女落到他的床边,轻得没有一丝足音。她的手落在老人苍老的额头,手指柔软得像是花瓣。周雄几乎贪婪地凝视着她的面容,而下一刻,他看见白光一闪。


 


明台归刀入鞘。


一秒后,心电仪滴嘟滴嘟地发出警报,图线颤抖着变得平坦。医生和护士冲进病房,恐慌地开始急救,然而明台知道,一切努力都是枉然。


病房里拥满了白衣,然而谁也没看见旁边多出来的三人。


凡人是看不见的。


 


明台看了一眼身边新鲜的幽魂:“别看了老家伙,他们救不了你。”


老者的鬼魂几乎茫然地看着明台和于曼丽。


于曼丽叹了口气,道:“您寿数已尽,请跟我们回地府吧。”她掏出手机,像扫二维码一样扫了周雄胸口的魂印,将他吸进了手机。


 


姓名:周雄(1379号)  魂码:TLLQBY19340507ZX1379  性别:男   


死亡日期:2016年3月24日    寿数:82   引魂人:于曼丽,明台


死因:心肺衰竭


 


手机屏幕上立马显示了死者信息,然后跳转出“勾魂成功”的提示字样。


“好啦。”于曼丽轻快地点击了屏幕上的确认健,向明台展示地府官方APP里他的个人界面,“看,你的债务少了十个点!”


 


姓名:明台  职业:黑无常(实习)  公分:-347259


 


明台盯着负30多万的字样,欲哭无泪——这是一个让鬼也想要去死一死的数字。


 


病房里的声音渐渐低下来,心电图化成一根死安静一样的直线。医生长呼出一口气,声音冷静地宣告:“2016年3月24日14时59分,病人周雄死亡,死因心肺衰竭。”他摘下口罩,利落而平淡地吩咐护士,“小李,剩下的你们收拾一下。病人家属那边我来负责。”


 


口罩下的他有一张令明台熟悉的面容,鼻子高挺,目光深刻又疲倦。医生迈开步子就往外面走去,旋起白色的衣角。


曼丽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这个忙碌的白大褂:“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明长官?”


明台盯着医生离去的背影,点了点头:“他叫凌远,是这家医院的院长。”


 


01. 神职者(1)


 


明台成为黑无常的经过,多说都是泪。


 


“你就是明台?”端坐在阴影里的人看着手中的个人信息表。


“你就是阎王?”明台向着那团黑暗一挑眉。他的表情是一贯的懒散纨绔,只有眼底潜伏着大型夜行动物的光,像一只黑豹,悄无声息地梭巡。


他生前是一名特工,很优秀的那种。所以即使是面对眼前这明显是封建迷信的展开,他也没有忘记一个唯物主义斗士应有的优良品质——不,不是争当我党高富帅,谢谢——是冷静,把自己崩溃的三观封在最深处,警惕地打量着周遭这一切。


 


明小少爷实在没想到自己会死得这么……普通。


他曾经设想过很多次自己的死亡,首先日本人要用这种手段折磨他或者试图杀掉他,而自己要帅气无比地用手枪或嘴炮以一敌十、负隅顽抗,最后在(不知道哪里来的)爆炸的烈焰中英勇牺牲。


总之怎么死怎么壮烈。


对得起他的国家,对得起他的姓。


 


然而现实是平淡又戏剧的:那天的北平阳光正好,他出门买菜,没走两步路,路边四楼的花盆一不小心砸下来,当场死亡。等到他再睁开眼睛之时,他就已经站在地府十三号办事窗口的队伍里,手里还不知道被谁塞了一张纸。


即使是明小少爷这样的国共双担特工也是有些懵逼的。


我在哪儿?我是谁?Excuseme???


他低头看手里的纸,原来是张个人信息表:


 


姓名:明台  魂码:WZZ一九二零零三一零MT零零零一  性别:男   


死亡日期:甲申年十二月初一   寿数:二十五   引魂人:胡方


死因:意外功德值:九万零三十五罪业值:……


……


 


明台:“……”


原来他的死真的是个偶然——原来他这样的人也能死于意外?他为牺牲时刻准备了这么多年,到头来却在和平解放前夕被一个花盆砸死。


命运真是爱开玩笑。


明台甚至有些恶趣味地自嘲:要是老师泉下有知,会不会气活过来骂他太不小心?


……哦等等,这里已经是黄泉下了。


他还没来得及细想,排在他后面的那个鬼魂已经不耐烦地推了推他:“喂!你小子磨蹭什么呢,后面那么多人还等着投胎呢。”


“哦哦哦,”明台回过神来,压下心中无数疑问,顺着队伍往前走。队伍前进的速度不怎么快,明台一边等便一边和排在他后面的人有意无意地聊天,在排到他之前已经套出了这个地方的基本信息与那位老兄生前小老婆的生辰八字。


 


黄泉地府,司生死轮回。人死后来到这里,又从这里再入轮回,转世投胎。阎王掌生死簿,判生前功罪,黑白无常掌引魂刀,勾魂入地府。


 


和小时候小人书里看过的没多大区别,除了这个地府看上去并不怎么封建迷信——事实上,还有点谜之摩登,证据就是那个古旧的十三号办事窗口的地府女职员,抹着时下最时兴的发胶。


“荣记的茉莉花发胶?”明台朝柜台里的女鬼露出一个堪称纨绔的笑,“我听说这是上海滩时髦的小姐太太们最爱用的。”


女鬼职员朝他腼腆一笑:“是我爸爸烧给我的。”


“哦……”明台道,一派天真好奇,“哎对了,这是在办什么手续呢?”


“轮回转世手续,”女鬼啪啪盖上两个章,“办完了你就可以去奈何桥边等着转世了,不过最近咱们地府新死的鬼有点多,可能要在桥边排一会儿队——咦?”


她忽然停住了手上的动作,稀奇又诧异地盯着明台的个人信息表。半晌,她道:“你好像……暂时入不了轮回。”


“入不了轮回?”什么意思?明台蹙起眉,但女办事员却不肯再多说了,只告诉他:“你右转上G层,去找阎王大人吧。详情大人会告诉你。”


 


“——你这个情况,确实入不了轮回。”阎王端坐在殿上,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生死簿上明台的个人信息。


“为什么?”


“你生前欠过的债太多,与人世牵扯太深,”阎王把信息表上的一栏指给他看,“喏,你的罪业值是498992,抵扣掉生前积攒下的功德值九万,也还剩四十万出头。在还清之前,你无法转世投胎。”


“……”合着这也能量化?!明台一脸荒唐:“怎么可能?!先不提我根本不可能欠人钱,我从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这是实话。


他一生杀过太多人,手上的鲜血早已洗不干净。然而他不后悔杀过的每一个人——汉奸日寇,死不足惜。为了国家,明台问心无愧。


阎王却慢悠悠道:“你扪心自问,真的对得起所有人吗?”他翻了翻生死簿上的记录,“比如……明镜?她是你大姐吧。”


 


明台的脸倏的血色尽失。


阎王轻描淡写,看也不看他苍白的面容:“你敢说她不是你杀的?”他又仔细看了两眼档案,“哦不对,你确实没有杀她,可她却是因你而死的。”


明台一语不发,嘴唇微微颤抖。


“还有你的两个哥哥——你可以猜猜看他们为你付出过多少。对他们,你真的问心无愧?”


 


这话说得太过残忍,然而他们彼此都知道,这不过是陈述事实。明台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他生命中最深的那个噩梦,火车站,枪声,明镜倒在大哥和阿诚哥怀里,到处都猩红的血迹,衣角,地上,他的脑海里。


他悔恨得几乎想要杀了那天的自己。


大姐。大姐……!


还有大哥,阿诚哥……


 


“……别说了。”明台合上灼痛的双眼,“告诉我应该怎么还债。”


“简单,”阎王随意道,“左转下楼乘电梯可以通到十八层地狱,你去铁树地狱、冰山地狱和血池地狱各呆上一千年基本上就够洗清你生前造的孽了。”明台心里一沉,便听得阎王话锋一转,“或者……”


“或者什么?”


“或者来做我地府的无常鬼,为我打工,积攒功德。”阎王道,“功孽相消,迟早能还清你生前的债。”


明台微微眯起了眼睛:“这样就行?”


“这样就行。”


“世界上哪来的这么好的事,”明台嘲讽地一笑。他不会这么轻易地相信,更何况他其实觉得自己并不值得这么轻易的补偿方式。他看向阎王,“阎王大人,您不妨实话告诉我,为什么要招揽我?”


阎王倒也很坦荡:“最近无常鬼辞职了好几个,上面给的工作量又大,正缺你这样的专业素养强、还精通中日英多国语言的高精尖人才。”


“……”


“我查过你生前的履历,说实话,非常令人印象深刻,杀人效率比我们好多地府正式员工都高。”


明台直觉他没把全部的情况说出来,但也看不出更多的端倪。阎王笑得童叟无欺:“怎么样,你干不干?”


明台实在讨厌完全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我要是不干呢?”


“那就太可惜了……原本你还有机会再见到你的家人的。”


明台浑身一震:“什么意思?”


阎王意味深长道:“怎么,你以为这世上只有一个’你’吗?”


 


片刻之后,明台拿着阎王开给他的实习无常工作证,站在地府门口,脑海中回想着阎王方才的话:“天地间有万千世界,也有万千个你,互相毫不干涉,毫无关系。你来自的那个世界里的明镜死了,别的世界的明镜却未必。”


“你既然接受了这份工作,从此便是我地府的黑无常。这里的规矩,黑白无常要成双而行。你毕竟还是个新手,我会给你配一个搭档,带你熟悉工作,领你入门。”


“去地府的职工出入口去等你的白无常吧。看到她的时候,你自然就会认出来了。”


 


说是职工出入口,其实是一面看不见尽头的高墙,排着无数个电梯门,很老的那种工业电梯,只有钢骨架,运行起来发出吱呀的呻吟,电梯门口吊着一盏昏沉的煤油灯,在森冷的阴影里发出一点微薄可怜的光。


明台靠在墙边,看着一个一个的无常鬼来来往往,从电梯里出来,又走进电梯,向上而去。忙碌的鬼影往来飘忽,匆忙而无停留——他忽然就觉得荒诞。


 


人生如此无常,死后亦如是荒唐。


继成为第一个被绑架受训的军统特务、第一个被花盆意外砸死的共党特工之后,他居然又实现了下岗再就业,成为了第一个生前杀人报国、死后接着杀人还债的黑无常。


真是见了鬼的职业素养。


明台低低哼笑了一声。


 


然后他又听见了一架电梯停靠的声音,铁拉门吱呀呀的展开。又是哪个无常鬼回到了地府。明台抬起头,忽然一震。


从电梯里走出一个一身白裙的少女,身材纤细娇小,皮肤白得几乎透明。她行色匆匆、满面焦急,一跨出电梯就迈开步子往外走。


那张面容——那张精巧标志的面容——和无数次明台梦中出现的毫无差别,仿佛她还是多年前那个披着婚纱让他帮忙系带子的鲜活少女,不曾被扫射枪杀,不曾被开膛破肚。


 


十年生死两茫茫。


曼丽。曼丽…… !


 


于曼丽的目光触及明台的面容,视线交错,她忽然呆住。


明台冲过去把她拥进怀里,死死地抓住他无数个夜里的魂梦。他露出死后的第一个笑容,努力压住泪水,不想显得太没用,千言万语最终也只是反复唤她的名字:“曼丽,曼丽……”


她的发间有茉莉花的清香。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感激自己的死亡。


而死亡并非终结。


 


-------tbc

评论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