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pea

混乱邪恶党,只要角色喜欢基本啥cp都吃╰(*´︶`*)╯

【蔺靖】长安绝尘(一)

竹叶青:

之前百度蔺晨年龄22,所以有了年下设定的想法。
虽然现在改了,然而无法浇灭我熊熊燃烧的年下魂。


墙上挂着的剑是绝顶的好剑。
案台上搁着的茶是顶尖的好茶。
宫殿内熏的是名贵的龙涎香,顺着熏炉的空隙袅袅升起。
炭炉里燃的是最名贵的兽金炭,烘得整座富丽堂皇却空旷的宫室温暖如同春日。
但坐在用金线绣了双龙戏珠图案坐垫上,伏案书写的男人却冰冷至极。至少蔺晨是这么认为的。

蔺晨是个大夫,而且是个医术十分了得的大夫。
你不能说他可以一双妙手起死回生,可是但凡经他手的病人,哪怕病情伤势再棘手,被蔺晨望闻问切一番之后,也会迅速对症下药。没有一个例外,区别只在于病人恢复得快还是慢。
大多数的大夫给人的印象都是仙风道骨,长髯飘然,不断用手捋着自己的胡须,端着笔给人开一张又一张沾满药材味道的方子。
可蔺晨却是个放浪不羁的性格,配上一柄折扇,一脸的风流飞扬,倒更像是个四处留情的花花公子。
这个模样放在一名医者身上自然会让人无法接受,但如果说他是琅琊阁的少阁主,似乎又令人释怀了些。

琅琊阁不是一座楼阁,或者说不单单是一座楼阁。
连绵群山环绕成一方水月洞天,琅琊阁的老阁主砸了重金,请了最好的师傅设计图纸,最牢靠的工人日夜赶工,修建了偌大的琅琊阁。
雄伟如一座巍峨宫殿,热闹如一座繁华小镇,祥和如一座世外桃源。
但这样的一个世界再美好也需要吃饭。
琅琊阁的经济来源主要靠情报的收集和贩卖。
你可以问他你未来老婆长什么模样,也可以问他日后的武林盟主会是谁来做。只要你给钱,并且是重金。

蔺晨从小就看惯了江湖朝廷各路人,早就变得八面玲珑长袖善舞,二十二岁的年纪,却大把六十二岁的人都未必能算计得过他。
你不会知道他怎么会有那么多层出不穷的计谋,你也不会知道为什么他会那么无赖。
你能知道的就只是无赖不可怕,就怕无赖有文化。
一个不仅仅满肚子诗书礼仪,更加学了一肚子权谋术的无赖,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对付的一类人。
并且你明白这个道理的代价是在蔺晨的手里狠狠吃一次亏。

萧景琰就是在吃了一次大亏,亏得坐立难安血本无归后才真正意识到,蔺晨这个人有多难对付。
萧景琰的职业很特殊,整个大梁也就只有这一个名额。
他是个皇帝。
三十三岁当皇帝并没什么特别之处,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在大梁建国以来,四十岁以前当皇帝的,就只有萧景琰一人。
一个国家拥有一名勤政爱民,求贤若渴的国君是百姓之幸。那么对于后宫皇妃来说,国君年轻而俊朗,大概也是件好事。
然而萧景琰很少去后宫走动。相比后宫,他更喜欢一个人闷在勤政殿处理国事。
特别是最近,这位国君几乎是日以继夜地批阅奏章,推敲新的法律条令,征税制度。
倦极而眠,和衣而卧。
忙碌得滴水不漏,才能让萧景琰暂且忘记,自己是如何被那个小自己十岁的琅琊阁少阁主压在地上,用牙齿咬开自己的衣扣,一把扯下腰封和亵裤,步步逼近,寸寸深入。

分明是个小孩子。
萧景琰无法接受自己身为国君,却和一个比自己年轻十岁的男人白日宣淫。当他逐渐由抵触转变为享受时,这位大梁国君生平第一次生出了无能为力的感觉。
阳光顺着薄纱窗透过来,洒在他和蔺晨交缠的身体上,几乎将萧景琰最后一点尊严都蒸发殆尽。
“陛下可千万不要倚老卖老,”蔺晨喘息着动作,那笑声传入萧景琰的耳廓,刚刚从火里被扒出来的山芋一般烫得他全身痉挛,“才大我十岁而已,就一本正经地把自己当成兄长。
“整日里一本正经地要我放规矩。
“蔺某可是梅长苏那家伙特地拜托来辅助陛下的帝师,小孩子岂能担此大任?
“况且,在某些方面,”蔺晨伸出舌头舔了舔国君汗湿的鬓角,“陛下还得向蔺某多多请教呢。
“让我想想,这叫什么?
“哦,是了,不耻下问。”

-TBC-

评论

热度(292)

  1. 等待中的pea竹叶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