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pea

混乱邪恶党,只要角色喜欢基本啥cp都吃╰(*´︶`*)╯

【TSN/ME】Fantastic Beasts and How to Raise Them(1)

七溯:

注意!设定并非在Hogwarts而是Ilvermorny。


大概是转校生Eduardo同学在校内“饲养”Mark,却不小心被自己饲养的“小动物”给扑了的故事。


关于Ilvermorny和Castelobruxo的所有设定来自Pottermore的资料,其中Ilvermorny没有写明的部分参照了Hogwarts(根据资料,建校时的四位创始人对于魔法学校的所有概念确实是来自Hogwarts,所以大致应该是差不多的。除了宿舍并不分院而是分年级这个部分,为了让柯克兰三人组还能住一起)


*有年龄操作,五年级时他们都应该只有十六岁










“通知:明日将有转校生的分院仪式,请所有师生准时出席。重复一遍。通知:明日将有转校生的分院仪式,请所有师生准时出席。”




校内广播的声音清晰地在每一个角落响起,以确保所有人都能听见这个消息。




Mark发自内心地不喜欢这个转校生,即使他们还没有见过面。原本他听说明天上午的变形咒课临时取消了,还很高兴自己能够睡个懒觉或者是去找魔药课的老师聊一下自己对复方汤剂改进的想法,可这个通知毁掉了一切。




“为什么魔法学校之间也会有转校生?我们又不是麻鸡。”Mark嘟囔着,把袍子扔到床上。




“听说他是Castelobruxo的优等生,好像是受到了那里麻鸡们的威胁,为了隐藏巫师的身份才选择转校的。如果不是因为成绩非常优异,校长也不会同意这件事。”Dustin抖了抖自己的长袍,小心翼翼地将金色的戈尔迪之结胸针放在桌上最显眼的地方。他已经弄丢了三个胸针,如果这个也丢了,那下个月的零用钱都得泡汤。




“我不明白。”Mark跳上床,抓过床头的魔药课笔记翻看起来。“为什么我们所有人都得去,这个分院仪式只有一个人被选择不是吗。”




Chris轻巧地挥了两下魔杖,团在Mark床尾那坨乱糟糟的袍子乖乖躺到了椅子上。“这是礼貌,Mark。陪着那个转校生一起来的还有Castelobruxo的代表,我们不能随便让几个孤零零的老师去主持这个仪式。”




Mark哼了一声,不置可否地耸耸肩:“你是Horned Serpent,为什么也像Pukwudgie那样喜欢凑热闹?”




“嘿Mark!注意学院团结!”被分在Pukwudgie的Dustin立刻嚷嚷起来。




Mark摊开手,一副‘我什么都没干’的表情翻个身刚准备睡觉,却大叫一声从床上跳了起来。




“Shit!”蓝眼睛的小卷毛皱着眉头,伸手在被子摸出一根已经断开的魔杖。它断的很彻底,作为内芯的豹猫毛发已经完全烧焦了,即使用修复如初都没法再修好。他赤着脚站在床边撇了撇嘴,把那两截木头扔到一边。




“你的魔杖又断了吗,Mark?”Dustin听见动静,从被子里探出脑袋。




“我会去买一根新的。”




“你知道根本原因不是这个……”




“Sliencio!”Mark从枕头底下抽出一根新的魔杖,对着Dustin念出咒语,接着他手里那根可怜的小木棍噼里啪啦冒出火花,然后化成了灰。




Dustin张大了嘴也发不出声音,只能躺在床上拼命挥动着手臂比划。而Mark只是重新爬上床,扯过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脑袋。




“明天睡醒咒语的生效时间就过去了,Dustin,闭嘴,睡觉。”






当Mark顶着一张分明没有睡醒的脸来到分院大厅的时候,内心更加坚定地认为自己绝对不会喜欢这个新来的转校生。这个有些特立独行的卷毛青年从来都不喜欢这种所有人聚在一起的场合,即使是每年开学时候的新生分院仪式他都参加的心不甘情不愿,更别说是像这样临时安排的了。




虽然他们的宿舍只有按照年级区分,并没有划开学院,但在分院仪式上还是得按照各自的学院入座,所以Mark跟他的两个好朋友不得不分开。这明显使得天才学生Mark Zuckerberg对于那位尚未谋面的转校生更加不满起来。




“安静,安静——!”校长站在大厅中央,清了清嗓子。“既然大家都已经到了,我想宣布一件事。今天,来自Castelobruxo的转校生Eduardo Saverin将会正式进入Ilvermorny继续学习和生活,出于传统,我们将会为Saverin先生举行分院仪式。”




“现在请和我一起欢迎,来自Castelobruxo的客人们。”




Mark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分院仪式。通常来说,在他们到达分院大厅的时候,新生们都会靠着墙绕成一圈站好,等待着四个学院的选择,在致辞之后才被请进来的这还是头一回。




他看见站在对面环形露台的Chris和Dustin已经开始鼓起了掌,虽然不明白到底有什么意义,Mark还是跟着大家一起象征性地拍了拍手。




“嘿,你看,我猜中间那个又高又瘦的就是Eduardo。”




Mark听见身后的两个姑娘在窃窃私语,于是他眯起眼睛,想仔细看一下这个转校生长什么样。修长,挺拔,一头棕发,鬓角梳得一丝不苟,亮绿色的袍子堪堪碰到脚背却不至于拖地,下一秒,Mark的视线撞上了一双漂亮的焦糖色眼睛。




那个转校生在看他。




“Shit.”Mark小声地骂了一句脏话。大概是因为自己盯得太过明显才会被发现的,他抿着嘴唇别开了头,但那个棕发棕眼的小伙子却一直没有移开目光,在Mark第二次看过去的时候还冲他笑了笑。




“我的上帝啊……他真可爱。”




“他是在对我笑吗?”




“不,我觉得是在对我。”




“噢——”




身后的那一圈姑娘们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Mark非常熟悉那种声音,每一次奇兽饲养课讲解那些毛茸茸的小动物的时候,那些女孩儿都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他已经是Ilvermorny魔法学校的五年级生了,可从来都没有听见过有姑娘为了自己发出这种声音。




Mark突然觉得站在底下那个转校生变得更加不讨人喜欢了一点。






礼节性的寒暄和介绍之后,终于到了正式分院的时候。Mark已经等不及了,他感觉自己靠上露台的扶手不出三秒钟就能睡着,只盼望着分院仪式赶紧结束,好回宿舍再睡上几个小时。他把绝大部分的课余时间都放在了研究魔药学上,睡眠不足是最直接的后果。即使是巫师也不能不睡觉,如果他再在变形课上打瞌睡的话,也许真的会被教授变成一只张了卷毛的蛤蟆。




“好了,现在,Saverin先生。”




老师们纷纷退到墙边,空出一整个大厅的中央地带,校长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已经换上Ilvermorny魔法袍的Eduardo向前走了几步,站到了刻在大厅石地板正中央的戈尔迪之结上方。




四周一片静默,似乎大家连呼吸都屏住了,空气的流动都变得缓慢。所有人都紧紧盯着代表四个学院的木制雕刻,等待它们做出选择。




长角水蛇雕像额头上的宝石发出了光亮,正当Horned Serpent学院的学生准备鼓掌欢迎这位新同学时,地精雕像扬起了手中的弓箭。




有两个学院发出了招揽学生的意愿。




这是非常罕见的事情,也许十年来也出不了一个,因为只有天赋极高的巫师才有可能被多个学院招揽。曾经在Ilvermorny有一名被四个学院同时招揽的女巫——她后来成为了MACUSA的主席。




而在五年前,也有一名同时有两个学院提出招揽意愿的学生——Mark Zuckerberg。




现在所有人都在看着Mark,同时交头接耳地嘀咕着什么,这让他觉得很不自在。他不喜欢被这种仿佛是在观察奇兽饲养课上用作教材的魔法生物一样的眼神盯着看,好像Mark Zuckerberg是个印在课本上的什么新鲜物种。瘦瘦小小的青年拼命低下头,试图用那一头浓密的卷发挡住自己的脸。




站在底下的Eduardo抬起头,顺着其他所有人的目光一齐看向Mark。那双深邃的棕色眼睛好像是有什么魔力一样,Mark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这道视线的存在。他侧过头,直愣愣地看回去,钴蓝色的海面和柔软的枫糖似乎没有任何共通之处,然后他看见Eduardo又对着自己笑了一次。




‘这人笑得确实很好看’,Mark看着那张脸,在心里默默想着。




“安静——!”校长念出了一个声音洪亮咒,一瞬间震得大家耳朵里都发出了嗡嗡的回响。Mark和其他人一样,下意识地捂住了耳朵。




“两个学院同时选择了Saverin先生,这很罕见,同时也说明Saverin先生确实非常的优秀。”说着,校长向依然站在那里的Eduardo点头致意。“那么现在就是由学生来挑选学院的时间了。Saverin先生,你可以在这之中选择你自己想去的那一个学院。”




Eduardo点点头,他看了一会儿水蛇头上的宝石,又看了一会儿地精手里的弓箭,迟迟没有说话。也许突然拥有了选择权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毕竟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想过自己能有主动选择学院的一天。




“Horned Serpent,这还要想吗。”




Mark听见右手边冒出一个声音来。




“那是代表智慧和头脑的学院,MACUSA的主席就是从那个学院出来的,我跟你赌三个金卓锅,他一定会选Horned Serpent。”




Mark很想说这句话没错,虽然他自己当年并没有选择去Horned Serpent,可那确实是一个以智慧和头脑闻名的学院,许多学生都盼望自己能够被水蛇选中。




大概那个转校生也会这么选。Mark耸了耸肩。如果那样的话,他就会和Chris一起上课,每天抱着砖头一样厚的书跑来跑去。




“我选Pukwudgie。”站得笔挺的棕发青年说出了自己的选择。




所有人都惊呆了。Pukwudgie和Horned Serpent,虽然没有任何贬低的意思,但在这两者之间,十个人里有九个都会选Horned Serpent,可偏偏Eduardo Saverin是那第十个,他选了Pukwudgie。




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很快,就连校长的声音洪亮咒都没法控制场面了。教授们只能打开了分院大厅的门,把学生都赶了出去。




“回你们的宿舍去,今天上午所有的课程取消。”






Mark低着头匆匆往宿舍的方向跑,很快Dustin和Chris都追了上来。




“嘿Mark你看见了吗,他选了Pukwudgie!我们学院终于也要有一个风云人物了!”Dustin兴奋地勾住Mark的脖子。




“闭嘴。”明显心情不太好的小卷毛把对方甩了下来,顺手用法师袍的帽子盖住了脸。“我不喜欢他。”




Dustin满脸惊讶。“为什么?他看起来就是个特别好的人。”




Mark撇撇嘴。“你的占卜课拿到满分了是吗?光看脸就能看出来这个?”




“我听说他是Castelobruxo近十年来最有天赋也最受欢迎的学生。”Chris插嘴道。“我们学院有一个人的亲戚就在Castelobruxo学习。”




Dustin立刻露出‘你看我就说吧’的表情。




Mark垂着视线看向地面,嘴唇抿紧又放松好几次才开口。“……他看着我笑,两次,不知道为什么。”




“你们认识?”Dustin好奇起来。




“当然不!我从没有去过那里。”Mark立刻否认。“他好像一直在看我,这很奇怪,我根本不认识他。”




“也许是因为你被两个学院同时招揽的缘故。那件事情可是个大新闻,每个魔法学校都知道。”Chris满不在乎地耸肩。




“嗨——”




他们的对话被一个声音打断,Mark回过头,看见的正是自己刚刚提到的主角——Eduardo Saverin。




“……嗨。”Mark干巴巴地抬起手打了个招呼。




“我叫Eduardo,Eduardo Saverin。”眉眼柔软的巴西青年伸出手,笑得一脸无辜又温顺。“打扰一下,我可以跟你们一起走吗?我不知道宿舍在哪儿。”




“哦,当然。我叫Chris Hughes。”




“嗨!Dustin Moskovitz,我也是Pukwudgie的!”




边上的两个人都配合地和Eduardo握了握手,最后只剩下站在中间的那个小卷毛。




“……Mark,Mark Zuckerberg。”




Mark抬起头,用他那双总是显得过分凌厉的蓝眼睛看着Eduardo,提出了一个新鲜的建议。




“嘿,你觉得Wardo怎么样?”




“什么?”Eduardo看起来有些惊讶。他的眼睛本来就已经很大了,这个表情让那双焦糖色的眸子看起来就像是宝石一样,在阳光下甚至产生了会流动的错觉。




“你的名字太难念了,我觉得Wardo好一点。”




“……拜托,第一次见面就给别人起外号?Mark是认真的吗?”Dustin扯了扯Chris的袖子,歪着身子嘀咕,显然对于Mark的‘友好举动’非常担忧。




“噢……”Eduardo微张着嘴点点头,用了几秒钟来消化Mark话里的意思。然后他再一次换上那张温柔的笑脸。“当然。我很喜欢,这个名字。”





评论

热度(241)

  1. 等待中的pea七溯 转载了此文字